实名举报安阳市殷都区区委书记元立平-读闻网
www.dweee.com
聚焦反腐 传递民声

实名举报安阳市殷都区区委书记元立平

有关河南省安阳市区委书记元立平、李晓娟夫妇 涉嫌诈骗、涉黑的实名举报

说在前面:我这几年的遭遇是谁给我们一家造成的?是官赖、腐败分子元立平和黑道妻子李晓娟夫妇所造成的。一般的人度不过这一关的,下面我把我的真实遭遇向领导如实汇报:

我叫李士民,男,现年65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消防员。

我实名举报元立平伙同妻子李晓娟骗取我2211余万元的前后经过和我这几年的遭遇。

一、借款前后的过程

1、事从2009年说起,我经过几十年的打拼,1984年从企业下岗,从事自己的两大职业,一是汽车维修,这是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的偏爱。二是营销管理:在两个企业担任过优秀的供销科长,2009年我的诚信汽车修理厂和安阳重德汽车销售公司的生意风生水起。2009年11月份,元立平的岳父李树堂打我几次电话求我见个面,第三次我到他的安阳市太行农用车辆厂,才知道他要借钱,说他的两个朋友在赤峰买了6.5平方公里的露天煤矿,急需要办手续;英国财团9.6亿收购,我让他去找投资公司和放贷公司,他说:“不行,都不好办,只有来找你了。”他把安阳市太行农用车辆厂的房权证和土地证全押给了我,提出首期先借650万,利息每月一付。我看到他求人的诚恳像,也就信了这一家。分了8次借钱给元立平的岳父母和他小姨子650万元。4月,李树堂说资金不够,让我再借给他几百万,我看到他前期比较守信,又让他借走了500来万元,当借到一千多万元时,我就有两种想法:一是李树堂她夫妇年世过高,再借怕还不上;二是他交给我的抵押物不足,所以不能再借了。

2、2010年8月,元立平的岳父打我电话,让我到安阳宾馆陪他北京来的客人吃饭。在这之前,李树堂多次求我想再借钱。我因他年世过高,怕他后期还不了,不敢再借于他了。我开车到安阳宾馆前接待大厅,见到李树堂,经李树堂介绍,我第一次见到了他给我常提到的大女婿元立平。初见面,握手寒暄了几句话后,元立平就直接说让我多支持他爸,让我放心,等他事办成钱到后,“俺爸他们所借你的钱,本金利息都能给了你,我是政府官员,在汤阴纪检上班,请你放心,你相信我就行了。”他为他岳父一家亲自求情,我给了他纪检书记天大的面子,元的岳父说:“士民弟,你回吧,全程让女婿陪客人吧。”我相信这位纪检书记,由他小姨李智媛出面,先后几次借了1200多万元,共计借款2350万元。

二、初期的遭遇

2011年1月支付了20万的利息,其余换成借条,2011年2月把利息也换成了借条,3月份李树堂就去了包头,利息全停了。我从2011年1至8月份,公司借熟人的钱本金和利息都付尽了,公司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了,欠亲朋好友的钱,也已经无能为力了。放弃两个企业,直奔包头。身上也没带几个钱,于2011年8月29日踏上了去包头的淘债之路。30日到包头,坐了一夜的车,迷了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住进了小旅店,从此就过上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说白了,自己进了没判刑的监狱,一天不如一天,每月的生活标准最高定到150元,一天两顿饭,一顿饭一个馍一碗稀饭,买一个大点的烧饼我分开吃两顿,1元钱的公交我都不愿花,出去找人靠步行。每天都有一种恐惧感,特别是到晚上,千万不要明,一直黑下去,怕天明。遇下雨下雪天,千万别停,那怕下上一年,永远不睛!多次恶梦惊醒,我认识到可能到了绝路,可能回不去,会死在包头,那些日子,我真正体会到度日如年的感觉。家里我爱人从一个老板太太变为一位打工妹,也曾经给纪检科长家当过保姆。每天晚上到安泰苑南门超市拾烂菜叶,从没买过菜。这日子我家过了3年多。一分钱都不舍得花,省下来钱还别人的帐。元立平和李晓娟家里却用着保姆,过着安稳舒适的生活,还一步步把我们往绝路上逼。

三、初遭暗算

2012年初一晚上,李树堂给了我三百元钱,买了回安阳的车票,初二早上坐车,初三早三点多到安阳,我爱人到车站接我,一看我瘦得脱了形,就哭了起来。李树堂说她夫妇春节不回家,初四我和老胡通电话,说他没联系上李树堂。初五早起我们到的李树堂的太行农用车辆厂,进门正好碰到李树堂夫妇到家。李说:“我们坐了一夜车,刚到家,中午还要到大女儿家吃饭,下午五点半你们过来咱再说。”中午,元立平给老丈人出高招,藏在他家,演唱了一桩绑架案,险些遭到元立平的第一次暗算,以他岳父失踪被人绑架我是重点嫌疑对象,来控制我,幸免我初六上午坐车回许昌去了,元立平的第一次暗算落空了。李树堂夫妇由他儿子李光辉开车初8下午送回了内蒙包头,电话开通了。2012年3月9日上午,我和杜秀娥几个人到安阳市太行农用车辆厂给各租赁户下通知,下月租金由我们征收,李晓娟请求元立平后,招集了两满面包车社会人物,把我们给围了,为怕闹出事来,我们只好让步退出。

四、第二骗局

4、2012年4月5日,元立平指示李晓娟到我公司实行第二骗局,先和杜秀娥套近乎,骗取杜秀娥的信任,向杜秀娥许诺把借她的250万元李晓娟满口应许由她到2012年底全部还清。所以杜秀娥也愿按李晓娟的心意上走。李晓娟说:“她老公的朋友,愿出高价开发安阳市太行农用车辆厂”,李晓娟为骗回押在我这里的房产证和土地证,先还了一百万,还有一个房本没收回,又还了20万元。还给我120万,写下抵押与还款承诺,当时在场的几个人都被李晓娟两口子骗了。把房权证就骗走了。元立平在起诉我诽谤、诬陷他们起诉书上又自编自演了一套。还给了370万,我迫使她不让她走,强迫她写下抵押与还款承诺。为陷害我胡编乱造,有失一位纪检书记、区委副书记、市委巡察组长的身份,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当天在场除李晓娟外还有6人在场。可调查是谁在说假话。(李晓娟骗取抵押物证件时现场有六个证人均可证实)。

五、开始耍赖

1、2013年5月1日放长假,李晓娟又受元立平的指令,跑到包头,到我夫妇租住的小屋,强行提出要回她爹娘一家借款的所签的凭证,还说我们还倒欠她家70多万元,如果不把借条给她,她将通知她老公元立平权势派公安或黑道把你们强行弄回安阳,明给你们说:在安阳五县四区俺老公在公、检、法、司、纪检、黑白两道通吃,怼死你”!当时就把俺老婆吓哭了。我反她说:你让你老公派人来吧,我等着。真是借款不还,还反过猖狂逼人,她回安阳前交代她爹娘不让理我。这真是颠倒黑白,有权人欺人太甚。到这时,不考虑我们一家人的死活,一步一步把我们一家逼向绝路,天理何容?

2、2012年6月2日,我在包头,元的岳父母自从李晓娟到包头给他们吹风后,就不再理我,还给她爹娘说安阳市所有的借款都不还了。在我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求救殷都区元大书记,让他做他爱人李晓娟的工作,讲点良心,给点出路,并在电话中也说道你当时为借钱也给你岳父母一家讲过情,看在这种情面,给李晓娟做点工作,抬手让我们过去。没想到,第二天6月3日早上,接到李晓娟电话,出口她就骂人:“不把借条给我,一分钱也给不了你,再给俺老公打一次电话,给你没完。”元立平这个区委副书记,不知是怎样教导他老婆给我回话的?

3、2013年2月份,先是在包头买的韩国现代胜达菲越野车蒙BR7360车不见了,我认为是他们卖了。3月份,李树堂夫妇在包头人去楼空,是他儿子李光辉开车到包头连人带物彻底逃离开了包头。李树堂的电话给我胡轮八扯。3月份又在包头宾馆抵住了李树堂,夜里1点多钟逃跑。事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也只好返回安阳。充分说明元立平就是保护伞,幕后策划和操纵者。

六、窝藏包庇

1、2013年5月22日,在几个月找不到李树堂的下落,到殷都区找元立平想从他口中了解一点他岳父母和他小姨子的信息,守口如瓶的区委副书记一字都没说。

2、2013年6月9日上午,我们又到殷都区找元立平,再次问他岳父母和他小姨子一事,仍然口硬不知道,我们两口都跪下给他磕响头,哭着求他,这时的元立平心虚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他岳父母就住在他家,元立平是最大的保护伞和操纵者,我们要他给他岳父母打电话,他在无奈之中拨通他岳父的电话告知我们来找他,那一天元立平的狼狈像感到可笑,一会装病,一会给李晓娟打电话求救,李晓娟又让社会混子王清军给我打电话为元立平解围,元立平让他岳父定了约谈时间,以上厕所为名溜跑了。(当时有在场人的证人证言。)

七、阴险恐吓

2013年6月10日,元立平打我的电话:“李士民,我警告你,以后再来我办公室,我就让公安把你们都抓起来。明给你说,我就是主抓公检法的副书记,我就有这个权利抓你。”我反击他:好啊,那你就行使你的特权吧。我知道你早就想抓我,就怕烧了你的手。他挂了电话,我再打他电话,他不接了,我只好往他手机上发去刺激他的信息。现在信息还在。(我回复他的信息还存在)。

八、精心布局

1、2013年6月12日,李树堂约我到安阳太行农用车辆厂见面,这是元立平布的局,精心策划一场鸿门宴,险些遭到元立平的第二次暗算。表面看起来很友善,其实他们已经布置好的陷阱,屋顶内装了两个微型视频探头。内室还暗藏着几位黑道打手,全程都是元立平的妻子李晓娟操控。那天正是端午节,天气特别的热,内屋的几个打手热的受不了啦,给李晓娟发信息,视频开关在门外,李晓娟关了开关,几个打手推坏内门,满身大汗的跳了出来,那天我们两口没说一句急话,本着诚意对他们,尽量让步,这个证据盘我现在也有。

2、2013年6月16日和18日,元立平让李晓娟又打电话两次约我到大沧海律师事务所,明里是让她找的律师调解,暗中录我的音,每次都叫黑道上的坏孩子为她助威,对我控吓。我问了一声:“你们是干啥的?”他回复我:“你能管住我了?我们都是农民。你想咋吧。”我闭口不说了,李晓娟整理刻成光盘来对付我。(当天有现场录音的证据)。

九、恶人先告状

1、2013年7月8日,元立平通过文峰法院的关系,以李树堂的名义,恶人先告状,在文峰法院诉我“不当得利”,让我退回多给我支付118万元及利息。文峰法院立案并在两个月内开庭,可想元立平、李晓娟是何等的人。不还钱还耍赖,动用法院的关系。(保存有他的起诉状)。

十、事实面前的反击

我于2013年10月份在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文峰区人民法院分别起诉1931.58万元和300万元。第一次开庭,被告不到庭,第二次开庭是李晓娟领了几个人到庭,并把2013年6月12日和16日、18日的录音、录像提供,并说当时借款时不要利息,所有当时的利息款都是还的本金等等,任何说不出口的话,赖话,无中生有的话也都从元立平的妻子口里而出!这就是当时区委副书记老婆的真像。我到中级法院,诉他们一家几个人,13个月后只判李树堂一人承担责任,而且利息还是判的从生效后按银行同期利率执行。这都是元立平在中院官官相护的结果。文峰法院从立案起,十八个月才下达判决书。当时我起诉了5个被告,文峰法院只判了李晓娟一人承担280万元。我们发现这是文峰法院做了手脚,又上诉中院,才算有所改判。从这两级法院的判决方面看,元立平在安阳法院系统的关系太硬了,元立平直接干扰司法!(有中级法院和文峰法院的判决书)。

十一、为恶意转移财产,搞假诉讼

2014年12月份,安阳市中级法院的判决下达后,李树堂以不服中院的判决为由,有元立平等人出谋操纵,借助上诉省高院为名,不交上诉费,故意拖延上诉时间。在房产局重新补办安阳市太行农用车辆厂的房权证,再借刘新望在社会上的势力,假借刘新望470万元,借用安阳县法院的司法平台,恶意转移财产,这就证实李晓娟2012年4月5日要回房产证的目的。刘新望是元立平的朋友,也是愿出高价开发安阳市太行农用车辆厂的朋友。元立平真是高手,我的两个有效判决却得不到有效的执行?李晓娟已经形成了诈骗,后台就是元立平,保护伞也是元立平,到如今秋毫无损,既保了官位,李树堂高龄又无法执行,财产也通过安阳县法院调解转移。元立平、李晓娟住在安惠苑A区和C区的两幢房产在房产局又查不出房主,李树堂几十年收藏的古董、名人字画、几百箱名酒全被李晓娟、元立平夫妇转移、私藏,这些李树堂在内蒙包头时也给我说过多次:“放心兄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把太行厂给你,把我几十年收藏的古董、名人字画给你一部分,就把借你的几千万还给你了。另外还有几百件名酒,还你没有任何问题。”自从2012年春节元立平、李晓娟夫妇插手把李树堂推向前台,并不出面,一切操纵、策划全是元立平暗中指挥,需要动黑势力,李晓娟是先锋。到如今元立平、李晓娟秋毫无损,家里用着保姆,把李树堂后期借的一千多万元,姊妹几个在李树堂夫妇活着的时候就私分了,有录音。元立平官场、财产、人场都无损失,还步步高升,在安阳真是高人,不得不服,也正如李晓娟所说:“俺老公在安阳市五县四区、公检法司、纪检系统通吃,怼死你!”(有安阳县法院的调解书复印件和过户给刘新望的复印件,有杜秀娥提供证言材料)。

十二、设陷阱,险遭暗算

2016年1月25日,文峰法院执行人员不作为,不敢得罪元立平这位大官,在多次催促下,2015年12月7日,写下执行传票让我去送,我随后详询律师,送这个传票你一定要防止对你暗算,最好不要进他们家,防止有嘴说不清。2016年1月25日5点左右,我和在同院上班的三个人一起到安惠苑给李树堂送传票,到C区8号楼口正好碰上李智媛(借款时主要人物),让她把传票交给她爹李树堂,她不接,让给他爸。这时元立平下了班,我们叫了他一声,他没理我们就上楼了,大概三分钟左右,元立平指示李晓娟下楼,直冲我来,出口就骂:“娘那B你李士民,你活到头了,一分钱也给不了你。”指头指到我的脸前,我的鼻尖上,我拨开她的手,她猛扑过来抓我的头发,泼妇一样挠我的脸脖子,还边指边骂。我说了声“咬你的指头”她把指头猛搓到我的嘴里,此的的元立平在三楼阳台欲等我还手,拍照取证,并打电话召集黑白两道人物十多人帮助李晓娟对我进行围阻。元立平身为党员干部、巡察组长,欺人太甚,参与涉黑,做卑鄙小人之事。李晓娟追阻我一里多地,被元立平叫人把我挡在安惠苑西边路口东北角,李晓娟同着她们那么多人的面仍骂个不停,我拨打110求救,其中有一人拉我让上他们的车,我不上,我知道一旦上他们的车,后果会更惨。这次元立平、李晓娟其目的是把我激怒还嘴还手,就中他们的下怀。由于我冷静,再一次躲过了元立平的又一次暗算。他在北关法院的起诉状中也歪曲事实,从中陷害我。这就是安阳市委巡察组长元立平的真面目。元立平口口声声说没参与,可在殷都区政府院内我发现了他老丈人车如今成了元立平的座驾,车号蒙BR7360,车型:越野胜达菲。(有法院的传票和证人证言,有东关派出所出警记录)。

十三、正义的反击

2016年2月1日和4日,我们为讨说法才到殷都区委大门南侧,打着白布条和喇叭循环播放,元立平和妻子李晓娟诈骗我钱财数额巨大,元立平是幕后主谋,第一次去是侯区长接待的,做了我们的工作后,侯区长让我们回去,并答复我们三天给我们回话。第三天打侯区长电话,侯区长不管了。四号去不到半小时,殷都区公安局的贠局长接待的,贠局长说的很有道理,我们也就离去了。我们声讨元立平这样的害群之马、腐败分子,何错之有?贠局长解释过之后,没有再去。我们去声讨的目的是讨个说法,讨个公道。事后元立平在北关法院诉我诽谤、诬陷他,只是中级法院和北关区买他的权势,我这几年的亲身遭遇,就证明元立平不是好人,不是好官,是披着羊皮的狼。这就是元立平以此为借口,告我诽谤诬陷他。

十四、借用黑社会介入

2016年3月4日上午10点半,我开面包车由南向北行在东风路与德隆街交叉口南100米处,一辆红色的本田思域车号豫EYL627映入我的眼眶,开车的是个40多岁的男子,李晓娟坐在副驾驶上,身体缩的很往下,正给那个男的向西边指我公司。我调头跟在她的车后,到明福街口她们车又向西,行驶很慢,李晓娟同样的给那位男的指说路北是我的公司。到油库门口调了个头,又往回走。我开车冲过去后调头继续跟踪,直到科技大楼往东到小清流的路口停下,大概停了有十分钟左右,男的下车,李晓娟驾车往东而去。这位男的手里拿着李晓娟给她提供的资料,往南走。我开车超到他前面,仔细看了这男的长像、身材、衣着。这男的进了酒业批发的院内,我停好车,坐在对面,他开车正面拍下了他的车号:沪C3LH90,这说明元立平、李晓娟借用外力对我准备下手了。我先向南关派出所备了案,又到漳南路派出所调取监控,出门办事和开车都有两人陪同,为防发生意外。不得不外出藏身了几个月。2016年4月到外地躲了半年多。中间有熟人问我在哪里,说:“刘新望想给我见一面,还有文峰区法院常波局长给我联系说:李晓娟想找我见面协商,愿拿她爹的几百件高档酒顶债,需要给我面谈协商。”其目的是打听我在何处。李晓娟的所作所为,元立平不可能不知道吧?这是我又躲过了一劫。这又是李晓娟涉黑的阴谋没有得逞。(全程有跟踪拍照并在南关分局备过案)。

十五、为升迁,耍权势,歪曲事实,陷害人

2016年7月份,高权位的元立平书记终于出山了,在高人指点下,通过中级法院指定北关区法院诉我诽谤诬陷,并立案。在中国法院报上也公告没有到庭领取起诉状。2016年10月16日回到安阳,17日到文峰执行找副局长常波面谈,他说李晓娟等你回来面谈,这是一种借口?实际上是打听我什么时间回安阳!。18日北关法院季科长就打来电话,叫我去领元立平的起诉状。开庭当天,我叫了几位证人,也没找律师,元立平不到庭,请了两位律师来对付我一个平民百姓。当天周钊华宣布是闭庭审理,所有证人不准参加,周钊华庭长不让我发言,不让书记员记我的答辩,庭上只有元立平的两律师讲,书记员记他们的陈述,不让我答辩。25天就下达了判决书,而且判决书上写的是公开开庭审理。庭长法官就能说瞎话?这里特别巧的事又出现了,元立平诉杜秀娥的名誉权纠纷是中院指派北关区法院周钊华审理的,我也是中院指派周钊华审理。杜秀娥上诉到中院,院领导指派赵国亮审理,我上诉到中院,提出要求异地审理,最后中院还是赵国亮审理。我的案子上诉中院后迟迟不开庭,我到中院催促了两次,直到5月17日才接到中院的通知。这期间是给元立平4月22日提拨任用巡察组长开通道路!

2017年3月份,河南省第六巡视组来安阳巡察,我先后打过电话,又把举报材料寄给省第六巡视组,再把当时新情况寄往巡察组。

十六、带病提拨,严重泄密

2017年4月22日,市委组织部公开公示提拨任用干部,我23号把举报元立平的材料寄往市委组织部监察室。25号上午11-12点多就严重泄密,举报内容十一点钟被元立平复印或拍照,12点到家全盘泄给李晓娟,再由李晓娟迅速追查内容里的签注人,经过几天的追查落实,写成材料再次反映到市委组织部,元立平把北关区法院的判决书派上了用场,在多次追问组织泄密一事和元立平的问题,组织部回复,殷都区反给市组织部的意见,元立平没有问题?这是组织部在胡说,元立平是现职干部,不归区里管辖,中纪委发部的提拨任用干部十项规定不准提拨在元立平身上没有任何作用?仍然带病提拨?我这里掌握有元立平在提拨任用期间泄密的全过程!而且他老婆还在老赖失信黑名单!(有全程泄密录音证据)。

十七、从不参与是假,处处参与是真

2017年9月16日,安阳市巡察组长口口声声说从没参与他岳父母、他老婆和安阳市太行农用车辆借款一事,狐狸的尾巴总有漏出来的时候,安阳市文峰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给我打电话说:9月16日上午你来文峰法院,李树堂一家的执行案咱们当面协调。我先到法院后,等双方都到齐,由常波副局长说了几句后,李树堂方的代表是殷都区的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宋惠晶,也就是北关区法院为元立平书记出庭的代理律师。我问宋律师:“谁让你来的?”他说:“是元书记”。我又问他:你来是说李树堂一家和李晓娟的执行案的吧?他说:是的。我问:你认识李树堂吗?你见过李树堂吗?宋律师回答:“我不认识他,我也没见过他。”我又问宋律师:你代表李树堂一家来法院来协调事,有没有李树堂一家的委托?他说:“没有”。我又问他:你没他们的委托你有什么资格来给我协调呢?他最后说:“是元书记让我来的”。我又说:元书纪他本人不是说他岳父母、他老婆借款债务的事他从不参与,他又有什么资格派你来呢?“这我就不知道了。”好了,你既然来了,同着常局长就把元立平派你来的意思说说吧:在宋律师提问的事中,一是根本不知道一点内情,二是驴头不对马嘴,不但没有协调了什么问题,反而露出了元立平的用意和狐狸尾巴。(有当天的全程录音证据和文峰区执行局副局长常波在场)

十八、搞阴谋,耍特权的目的得逞

2017年底,元立平诉我诽谤、诬陷在北关区法院已经转入强制执行,在元立平的强烈要求下,把我列入失信黑名单,限制我的出行自由!我不服,提出再审,诉至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3月至5月份,市委巡视组元立平带队进入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有哪个法官、庭长和院长敢去剃元立平的头?不调查不走访,顺势维持原判还能买元立平个好,什么党性啊,原则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话都是空话?情大于法,权大于法,官官相护,元立平坐在他的官位上,我知道说不定哪一天将惨遭他毒手或暗算。

十九、黑心人靠权势,重新翻案

2018年7月27日,我接到了中级人民法院的两份传票,是中级法院7月25日接到李晓娟当天在中院签述的已经判决生效转入强制执行案,她提出再审,而且李树堂夫妇已经死了,还是想利用元立平在势力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吗?我相信安阳有清官,河南有清官,北京中央更有清官,纸永远包不住火,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的。

二十、虚假诉讼,露出水面

又有新的发现,在安阳县法院李树堂和刘新望的虚假诉讼基本上证实是虚假诉讼,原安阳市太行农用车辆厂,属安阳市拆迁改造重点区,元立平为太行农用车辆厂的拆迁索赔款一事,找了文峰区的几个部门,李晓娟、李光辉(李晓娟大兄弟)一整天参加文峰区拆迁评估组测量,测量后房主签字是李光辉?过给刘新望的太行农用车辆厂,为什么刘新望不参加测量?(有测量表、房主签字为证)

2015年就通过安阳县法院调解过给刘新望了,两年后怎么元立平、李晓娟、李光辉又参与了测量呢?已经过给刘新望了,为什么刘新望不出场了呢?刘新望是元立平道上的朋友,刘新望当年出面是买元立平面子,为元立平一家顶缸。

尊敬的领导,请谅解我,我的命是捡回来的,我的遭遇说的当中有很多人都落过泪,我也保证不了我哪一天会消失,总体来说,我把我心里的话说出来了一部分,但愿能引起领导的重视,找回一些公道,也请领导能登陆百度,查看:安阳元立平和腾讯视频“安阳市委巡视组长元立平岳父妻子借两千万不还”和“河南扫黑除恶不能留死角”都播报过。还有郑家村前任支书李天民带表村民向元立平的岳父收取多年的太行农用车辆厂欠下的租赁费,被元立平超后路,最后判了李天民几年。郑家村的事不了了之。

二十一 多年后再审,伪造证据全盘推翻

2020年6月最新宣判,因为一张复印件上的伪造证据,把之前的判决全部推翻。对方伪造证据,混淆视听。在反复复印三次的复印件上用一个没有任何说明和鉴定的一行字成功推翻全部欠款。可这个文件即使成立也不够博会全部欠款啊!

从以上所写的经过、遭遇、暗算、泄密,多次动用黑社会的事实来看,李晓娟已经构成诈骗和严重涉黑的实施者,元立平是最大的操纵者、策划者,暗中出谋、指示者,是李晓娟最终涉黑的根,依仗权势的罪魁祸首,你借人家钱不还,还一次次暗算人家,应该依法追究,像元立平这样的人,留在党内和特殊岗位,是我党的耻辱,他在败坏我们的党风,请领导认真调查落实,查个水落石出!

因为我水平不高,文化有限,可能您们看的时候会感到烦,请谅解!但这只是我反映的一部分,是我血与泪的控拆,事事都有凭证。如我反映的不实,有捏造、诬陷、诽谤,甘愿法律从严制裁!谢谢领导!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6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