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抚州市临川区妇幼保健院院长李亚军违法违纪事实-读闻网
www.dweee.com
聚焦反腐 传递民声

举报抚州市临川区妇幼保健院院长李亚军违法违纪事实

抚州市纪委:

我们是临川区妇幼保健院的职工,现在我们举报李亚军主任(院长)各种违法违纪行为,急盼纪委领导能及时去调查处理,还临川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一个公平正义清正廉洁的好环境,谢谢!
李亚军,男,1969年3月出生,1989年10月抚州医学分院大专毕业分配在临川湖南乡卫生院上班,几年后担任湖南乡卫生院副院长,1996年6月——2008年2月分别在罗针卫生院、温泉卫生院和孝桥卫生院担任院长,2008年2月——2011年3月在抚州市中医院担任副院长,2011年3月——2016年8月在临川区妇保院担任院长,2016年9月至今在临川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区妇保院)担任主任(院长),被提拔为副科级,2016年8月区妇保院和区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合并为临川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保留区妇保院公立医院的牌子),是副科级的全额拨款事业单位。
李亚军长期在临川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区妇保院)把医院作为他自己的王国,他把自己封为国王,作威作福,违法乱纪,罪行罄竹难书,现在把他的罪状举报如下:
第一、他犯重婚罪,婚外长期与黄敏华通奸,并且私生一女。李亚军与妻子游庚瑛1994年12月生下一个儿子,起名李维扬,李维扬2018年在美国研究生毕业,现在在美国工作。李亚军与妻子游庚瑛尽管关系紧张,但是至今没有离婚。在湖南乡卫生院工作期间,李亚军利用担任副院长工作之便,勾引了湖南乡卫生院未婚护士黄敏华,至今黄敏华一直与他通奸,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后来被举报,李亚军在上海买了房子,把黄敏华和私生女儿藏到上海,逃避了计划生育调查,所以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第二、生活作风糜烂,与多名女下属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把公款利益输送给这些女下属。2011年3月李亚军调到临川区妇保院担任院长后,通过运作,2011年5月把他在抚州市中医院的情人汤长花调到妇保院当副院长,当时汤长花在抚州市中医院担任手术室护士长,后来他发展汤长花入党,汤长花2013年5月提拔为区妇保院党支部书记,一直分管财务,李亚军一直与汤长花在财务方面胡来,沆瀣一气,医院的公款成为了他们的私款,想怎么发钱就怎么发,在区财政局核算中心审核报不了的情况下,他们就变相的通过其它途径报销,把钱打到那些新招聘的小护士工资卡上,然后让那些小护士把钱取出来还给他们,那些新招聘的小护士由于工资低,不到2千元,每个月多发几千元不会引起区核算中心注意。这样一来,他们俩就有了财政监管不到的灰色收入了。
妇保院有10多个医师护师是从乡镇卫生院借用来的,李亚军违反财经制度,要给她们发住房公积金,要她们去开发票到妇保院来报销,可是财政局核算中心审核不予报销,汤长花和章绍美会计就变相的通过其它途径报销,比如,麻醉科雷丹主任每年7200元住房公积金就是这样报销的,其他的借用人员熊福清、全满秀、付飞秀、周明霞、廖晓萍、徐凌娟、李美香、李友英、刘慧群等人每年数额不等的报销了本该自己上交的住房公积金。
现在的妇产科唐红娥主任刚刚学校毕业时应聘到孝桥卫生院上班(2001年8月——2008年2月李亚军在孝桥卫生院担任院长),未婚时就被李亚军发展为情人,后两人被作奸在床,唐红娥辞职跑到七里岗卫生院上班,李亚军在妇保院当院长后,唐红娥就跟到妇保院上班了。现在的妇产科刘赛华副主任在抚州市中医院妇产科上班时也被李亚军发展为情人,李亚军在妇保院当院长后,刘赛华也跟到妇保院上班了,由于与李亚军的奸情暴露,刘赛华几年前和丈夫离婚了。李亚军利用妇保院事业单位编制招考的机会为她们量身定制,唐红娥刘赛华先后考入妇保院并担任科主任和副主任。
现在的财务科长和健康教育科(宣传科)科长全满秀原来是妇产科的护士长,也是李亚军的情人之一,由于情人相互间的吃醋和争宠,2018年下半年唐红娥打印了好多纸条,深夜偷偷地贴在新妇保院大楼一楼收费处、药房、妇保科、食堂和车库等处,控诉全满秀, 第二天李亚军到查看监控后,为了平息情妇们的纷争,将全满秀调离妇产科,调到财务科(在老妇保院)任科长,一个护士,什么财务知识都不懂,却成了财务科长。妇产科经常会去酒店聚餐,李亚军是妇产科主任医师和主刀医生,每次必到,每次都要那些年轻漂亮的医生护士作陪,陪他喝酒尽兴,还经常去KTV唱歌,后来全满秀老公发现后,每天上午11:30和下午5点左右必定会打妇产科的固定电话查岗,所以,妇产科贴在墙壁上的通讯录里有全满秀老公的手机号码。前年在全满秀在任妇产科的护士长和健康教育科(宣传科)科长时,妇保院学 南省浏阳市妇保院做法,大力推广导乐分娩和小儿保健推拿,健康教育科(宣传科)负责科室改造和导乐分娩宣传,花了20多万,导乐分娩却没有搞起来,20多万元打了水漂。
医院办公室主任、后勤科科长黄美香和信息规划科主任周盈都是来妇保院上班后成为李亚军的情人,相互之间要争宠,经常互掐,李亚军用医院的公款花几万元买了一辆四轮电动车给黄美香开,作为办公室主任她的专车,所以当时一直在财务科上班的周盈不服气,李亚军把周盈调离财务科,提拔到新设置的信息规划科当主任(在新妇保院)。
一直在妇保院上班的院长助理陈莉,以前不得志时,经常在分管的几个科室里散布李亚军和那些情人们的风流韵事,表示她自己由于裤带紧所以才不得志,才不被李亚军待见,前年也堕落了,和李亚军有了一腿,如愿以偿的分管新院区项目建设、软件信息采购、设备采购和今年的财务分管等,陈莉去年几次在饭店里喝酒喝到后来失态了,当着好多同事的面坐在李亚军的大腿上双手环抱着李亚军的脸上下不停的抚摸,丑态百出,任人发指。最近陈莉夫妻关系不好,在闹矛盾,甚至闹离婚。
还有现在温泉卫生院副院长李友英也是李亚军的情人,离了婚,2014年被李亚军借用在妇保院,担任信息科科长和“四进四联四帮”妇保院驻温泉镇水边村连心小分队队长,前年李亚军向卫健委大力举荐她为乡镇卫生院副院长。
现在的护理部主任、院感科科长熊福清是红桥镇卫生院的护士,以前一直在浙江打工,2012年认识李亚军后,就借用在妇保院,之前一直担任护理部主任和后勤科主任,由于是李亚军的情人,熊福清在妇保院一直非常嚣张、跋扈,李亚军2016年12月——2017年3月在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进修时,在这段时间里熊福清借口护理开会培训,到广州陪睡。护理方面的培训一般是在本省内培训,大部分安排在南昌江西宾馆等宾馆培训。纪委领导可以去妇保院查熊福清这个时间段的报销发票和铁路出行记录。
几年前,李亚军在他办公室里想强暴一个年轻漂亮的护士时,被这个护士刮了一个耳光,并且表示要报警,后来经过汤长花书记从中调解,李亚军赔了这个护士5000元,这个护士拿钱后立刻辞职了。这些年,来区妇保院应聘的医生护士很多,但是很有一些医生护士由于受不了李亚军的性骚扰而不得不辞职。
李亚军乐此不彼的周旋在他的后宫佳丽之中,把她们提到中层干部的位置上,每个月可以多发好多工资和奖金(妇保院职工工资除了岗位工资、薪级工资,还有一次绩效工资和科室结余奖金,其中一次绩效工资从368元到2068元分为8档,在职在编和借调人员、中层正职和各科室护士长每月一次绩效按最高档2068元发放,中层正职和各科室护士长每月奖金按1.4或1.3或1.2发放),并且好多都是管钱管物管报销的油水部门,并且每每违反财务制度给她们报销不能报销的发票,进行利益输送。
区妇保院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李亚军把妇保院作为一个王国,他就是国王,他乐此不疲的享用各种不同的女人。汤长花书记就是后宫的主人,统领着后宫,指挥调度这些后宫佳丽,唐红娥主任则为李亚军拉皮条,只要是李亚军看上了医院里哪位医生护士,唐红娥就会想方设法在科室聚餐或者KTV唱歌时,把她灌醉,然后供李亚军享乐,护理部熊福清主任则不断的招收年轻漂亮涉世不深的小护士。
只要医院的小医生小护士想进步、有提拔的想法,李亚军就会通过科室的拆分,安排到负责人的位置上,然后想方设法把这个女的占为己有,比如现在手术室杨娜护士长、李友英副院长、后勤副科长李美香等等……但是后宫内因为利益经常矛盾不断。这些被李亚军宠幸的女人们,只要最近谁最嚣张,谁就最被李亚军宠幸了。
现在的妇产科护士长刘慧群,天生丽质,又年轻又漂亮,一直在妇保院应聘上班,2018年事业单位招考考起了临川区彭田乡卫生院上班,李亚军亲自到彭田乡卫生院活动,把刘慧群借调到妇保院来,担任护士长。前不久,有一次好几个医生护士在妇产科办公室里写病历,李亚军坐到刘慧群身旁的凳子上,身子不断的向刘慧群身上靠拢,刘慧群不断的往旁边移动身体,李亚军也不断的跟着刘慧群方向挪动身体,刘慧群实在没有地方躲了,就站起身到办公室另一头的办公桌前坐下,众目睽睽之下,李亚军却不怕,过一会跟着刘慧群又紧贴着她坐下,我们这些医生护士都为刘慧群护士长感到非常担心。
第三、违反财务制度,账目混乱。2016年初,区计划生育服务中心账户上有区计生委划拨的2015年度国家免费孕前优生健康检查和计划生育四术经费120多万元。2016年3月由李亚军负责筹备妇保院和计划生育服务中心的合并事项。这些钱款让李亚军垂涎欲滴,2016年6月妇保院和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刚刚合并时,由于工作人员人数太多,不再方便和区卫计委共用食堂,所以要尽快建一个职工食堂,李亚军、汤长花、熊福清将食堂建设项目分解,逃避招标,把项目分解成填土平整、路面硬化、隔板房建设等等好几个小项目,每个小项目控制在5万元以下,就不用招标,然后把职工食堂建设总承包给时任总务科长熊福清的老公黄新华,一个不到120平米只建一层的夹心泡沫隔板房食堂建成后居然花了20多万,熊福清夫妻俩却捞了个盆满钵满。熊福清的老公黄新华只是临川区第一人民医院保卫科的一个保安,根本就不懂基建,不具备建筑资质。熊福清非常贪婪,利用后勤科长和护理部主任的优势,在后勤物资购买和每年护士节搞活动购买护士鞋、制护士服等等,每次虚高多开几万元发票。比如,移装一个旧空调,报销费用就是400元,而同等的移装一个旧空调,请别人还不要80元。
2016年6月在原计划生育服务中心3楼科室改造和病房装修、2楼手术室改建时,这几十万的工程也是采用了项目拆分的方式逃避招标,同样让后勤科长熊福清去违规操作。所以才会有熊福清2016年12月——2017年3月李亚军在广州进修期间借口护理开会培训,到广州陪寝。
李亚军、汤长花、章绍美会计、全满秀科长等人利用妇保院医护人员进出比较频繁的机会,违规为一些与妇保院有业务来往的客户报销一些非正当途径的费用时,他们会让对方只要提供一个农商银行卡号(妇保院发工资的银行是农商银行),他们就可以按月造好工资表报区财政局审批后,然后每月以发工资的形式往这个银行卡打款四千到一万元不等金额。
汤长花每签字审核一张报销发票后,就会在一个本子上记录下这笔开支,合法发放和违规发放的金额都会在她的记录本上反映出来。章绍美会计、周盈出纳、全满秀科长发工资时都会记好每个职工的工资、奖金明细账:哪个人哪些钱是放在哪个小护士工资卡上发的,工资到账后,然后电话通知让那些小护士把钱取出来还给他们,所以,一个刚刚应聘来的小护士工资表上却有六、七千元就不足为奇了。有时候,财务科会故意多发几个小护士几百元工资,等几个月后,财务科章绍美会计就会电话通知这几个小护士,说这几个月多发了她的工资,要她们一定要到财务科当面现金退回,并且不能微信或支付宝转账。小护士要求财务科在下个月工资中把多发的钱扣掉,章绍美会计坚决不肯,一定要到财务科当面把现金退回。这些现金交给章绍美会计后,没有收条。本来这几个月已经多发的工资都是已经经过财政局批准了的,章绍美会计她怎么去退回到单位账户上?这几千元没有打收条,那这些钱到哪儿去了呢?
去年区政府给了一块地给妇保院建新医院,在办理相关程序中,李亚军说请天津设计院来设计,要200多万设计费,可是中国中医药学会妇幼学会洪澜会长介绍郑州设计院来设计,设计费还不到100万,所以在2019年7月李亚军做出决定由妇保院支付10万元专家顾问费给洪澜女士,可是这些钱到底是给了洪澜女士,还是进了他自己的腰包?就不得而知了。
李亚军有2个老婆,要养2个家,并且大儿子李维扬在美国留学,花费巨大,去年11月份,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专题主题教育到了最紧要的时期,李亚军却跑到美国帮大儿子买房,李亚军所有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专题主题教育心得体会等等材料都是汤长花帮他在网上摘抄的。
尽管李亚军由于公立医院改革由区财政支付他每年20万年薪,他还远远地不知足,他和唐红娥主任共同投资与他的同学、临川区二医院副院长许武良在2017年10月份合伙开办了抚州市文昌医院,李亚军和唐红娥经常在文昌医院坐诊和做手术,偷偷地把妇保院的病人大量带到文昌医院住院、手术,常年把文昌医院的手术衣手术包等等需要消毒的物品全部拿到妇保院供应室消毒,一直利用妇保院的救护车(公车)舍近求远地送接妇保院手术病人去位于抚州市二仙桥附近的文昌医院拍胸片,利用妇保院公家的平台,帮文昌医院赚钱。自从开了文昌医院后,李亚军很少在区妇保院上班,他让汤长花书记负责一切日常事务,开班子会时才会露面。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居然这么贪财!!!
2018年11月李亚军要求区妇保院租下文昌医院的四维彩超机,年租金10万,连租7年,之后区妇保院分管超声科的王美红副院长与文昌医院签订了合同,并且带回机器,可是妇保院又没有会操作四维彩超机的医生和技师,所以只能请文昌医院的彩超医生来操作,每个周末预约好了病人后,文昌医院的彩超医生按每彩超一个病人就提成100元,做一个四维彩超,总收费是332元,扣除了文昌医院医生的提成和机器的租金,就不知道妇保院还有没有利润???文昌医院那台四维彩超机当年买进的价格也就只是88万元,7年租金都快可以买一台新的四维彩超机了!李亚军为文昌医院的如意算盘打的太精了!
第四、长期违反党中央八项规定,私车公养。李亚军的赣FL0623奇瑞QQ车长期放妇保院,由司机帮他加油,后来中央八项规定宣布了并且抓严了,就不敢用油卡加油了,改由司机付现金加油后,再到财务报销,把加油钱打到司机卡上。还有李亚军的北京现代越野车维修保养也是司机帮他到妇保院救护车(公车)定点维修店去弄的,挂在单位的帐上,到时一起开发票由汤长花书记给予报销。
第五、利用文昌医院套取国家医保资金。文昌医院作为李亚军等人的私人医院,他的胆子就更大了,到处拉低保户、贫困户住院,小病大治,无病住院,造假住院病历套取医保资金。李友英在温泉镇水边村担任连心小分队队长时,就经常带没有生病的低保户、贫困户到李亚军的文昌医院住院并吹嘘住院不要钱是政府的关怀。李亚军的很多亲信也不断的带低保户贫困户去文昌医院住院。据文昌医院内部消息说,文昌医院至少套取国家医保资金200多万。
第六、收取巨额药品回扣。李亚军担任了22年的院长,一直在收取药品回扣。最近被人举报,区纪委已经查实了创康药品销售公司黄国华经理(黄国华是李亚军姘妇、小老婆黄敏华的亲弟弟)自2014年以来向妇保院药品回扣50万左右,其中汤红娥退脏款8万多、刘赛华退脏款3万多,儿科主任付飞秀退脏款几万元,可就是这样3个严重违纪的人,居然被李亚军当着人才,要破格内聘她们为副主任医师职称。在4月底李亚军已经被区纪委调查期间,李亚军紧急召开班子会,研究要把汤红娥、刘赛华、付飞秀3个科主任破格内聘她们为副主任医师职称(七级),说是便于人才的成长,后来几个班子成员反对,最后,李亚军强行通过,把汤红娥、刘赛华、付飞秀3人由主治医师中级职称的十级上调为中级职称的八级(中级职称的最高等级),岗位工资由1810元上调为2200元,薪级工资也相应的上涨了,从5月份开始发放新工资。汤红娥是2017年晋级主治医师中级职称,刘赛华是2018年底晋级的主治医师中级职称,付飞秀稍微早点晋级主治医师的,她们3个人连考副主任医师的资格都不具备,就更不用提破格内聘了。妇保院有许多晋级中级职称20多年、10多年的医护人员,李亚军却视而不见,唯独却在纪委调查期间为她们3人顶风作案呢?究其原因,就是这3人都是科主任,并且有2个是他的情妇,李亚军就是要变相的把妇保院的公款以名正言顺的理由多发给她们,让她们多多退一些药品回扣的赃款,这3个人药品回扣的赃款退得越多,分到李亚军头上要退的赃款就越少了。李亚军脑子真的非常灵光!
第七、长期在妇保院搞拆东墙补西墙的建设,让亲属获利。李亚军自诩为拆迁院长。他在妇保院的9年间,从来就没有消停过,科室间经常分分合合,就是就要不断的进行科室改造、病房改造,除了科室改造、病房改造之外,还有手术室改建,以前区计划生育服务中心是2010年10月才搬进的新办公大楼,手术室的无影灯都是3~4万元新买的,可是2016年6月服务中心二楼手术室改建时,李亚军命人把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原先的无影灯拆掉,乱扔到杂物仓库里,重新买了2个新的无影灯。后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原先的无影灯被当做废铁卖掉,实在让人痛心!敲敲打打之下,是妇保院公款大量的流向了私人的腰包。李亚军大老婆的亲哥哥游某是泥水工,常年在妇保院接装修业务,李亚军倒是毫不避嫌。由于健康教育(宣传)和创国卫的大量资金投入,最近这2年健康教育科长全满秀也带了她的一个小妹、还有陈小明、老熊等2个外地人常年在妇保院搞些广告装修业务,陈小明、老熊这2个外地人收费非常高,搬搬办公桌椅都是几百元几百元的计算工钱的,这2年,陈小明、老熊这2个外地人靠着妇保院都买了豪车了。
所以李亚军和汤长花、章绍美会计、全满秀科长、熊福清主任等人有严重的贪腐行为。
第八、李亚军的胆大妄为,唯我独尊,导致妇保院政治生态混乱。李亚军把妇保院当做他自己的私有财产,把医院当做他的私人医院。大量的把亲戚放到医院里拿工资,医院里,刘晰(药房)、刘菁(后勤,电脑维护)是他表哥的儿子,全满秀、杨娜是他老婆家的亲戚,他妹夫的弟媳妇黄多兰(医保办主任),黄芝芝(儿童保健科护士长)、尧佩芝(信息科科长)姐妹俩是黄多兰外甥女,尧圆金(供应室护士长,负责医疗器械的消毒,所以文昌医院这几年才能畅通无阻的把全部手术包手术衣常年拿来消毒,而不被妇保院干职工知晓)也是黄多兰的亲戚。刘晰被区纪委抓过多次上班玩手机游戏、刘菁经常旷工,没有人管的了他。
上梁不正下梁歪。汤长花在上顿渡镇开了完美直销店,一直在做完美生意,预防接种科护士长邹玲每年会买她的完美产品并且帮她发展下线,汤长花就提拔她当护士长,刘奇是她的下线也开了完美店,汤长花就把她安排在财务科上班。还有好几个在收费处上班的女的都是汤长花的下线或客户。会买汤长花完美产品的医生护士,汤长花会优先发展她为党员,并且预备党员期间,汤长花不会收她的党费,比如她担任支部书记以来发展的新党员熊福清、杨群、黄燕萍、刘赛华、李友英等等,以此来拉拢人心。还有的小护士要转正或者每年工资要调档时,汤长花会要她们花几千元购买她的完美产品,否则她不签字,财务科也就不会加工资了。可怜小护士只是区区2、3千元的工资,却还不够一次买她的完美产品。汤长花靠着这种令人发指的敲诈、推销手段,在完美公司的业绩每年突飞猛进,所以这几年她经常被完美公司安排出国旅游,前年新马泰,去年去了迪拜。
汤长花利用自己分管财务的便利,填写党员党费收缴表时,她不会把自己工资的10%护龄津贴填写进去,以便少交党费。这哪里像一个单位的党支部书记呀???
陈莉院长助理安排几个表妹在妇保院,熊福清安排侄女、外甥女进妇保院上班,章绍美会计安排哥嫂在后勤上班,侄子章军在收费处,去年临退休时,安排儿子刘超(非财务人员)在财务科接替她的位置。。。儿科医生和护士长在科室里推销奶粉和儿童玩具。
以李亚军和汤长花、陈莉、章绍美会计、全满秀、熊福清、唐红娥、黄美香、周盈李美香等人为核心的团伙9年来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区妇保院职工对他们的告状经常不断,可是李亚军每次都涉险过关,并且2016年9月是在别人的告状声中被提拔为副科级。所以李亚军在妇保院里叫嚣“不怕你们去告状,我纪委有的是人,只要有钱,就能摆平”
李亚军和汤长花、陈莉、章绍美会计、熊福清、唐红娥、黄美香、周盈等人不遵守政治制度和政治纪律,对反腐败缺乏敬畏心,尤其是十八大之后仍然我行我素,将党纪国法丢到脑后,就是因为他们抱着侥幸的心理,放纵了自己。两年来李亚军根本就没有去学习“学习强国”,他的“学习强国”学习分还不到1000分。
临川区妇保院广大的职工急切盼望纪委领导能来区妇保院调查,彻底剜除掉以李亚军、汤长花为首的违法犯罪毒瘤!还临川区妇幼保健院一个公平正义清正廉洁的好环境,谢谢!
我们坚信:邪不压正!正义一定不会缺席!
临川区妇保院广大职工
2020年5月12日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8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