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公安厅吴永强:宝鸡人大代表李峰岗拥有强大保护伞-曝光台

陕西省公安厅吴永强:宝鸡人大代表李峰岗拥有强大保护伞

我是陕西省公安厅治安局民警吴永强,我举报宝鸡市、岐山县两级人大代表的李峰岗始于2019年9月3日,网络以《杨凌国企发包工程猫腻多 陕西泽丰拖欠巨额农民工作》为题,曝光李峰岗在杨凌勾结杨凌国企的城投公司,没有招投标,承包杨凌总计七亿元的建筑项目;拖欠20多家劳务公司工程款数千万元,多个劳务公司法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锒铛入狱;李峰岗严重偷税漏税涉嫌犯罪。

网络曝光后,引发媒体强烈关注。李峰岗恼羞成怒,依然嚣张至极,电话里声称要带警察抓捕我。我了解得知,“黑老大”的李峰岗背后有强大的保护伞,在杨凌犯下累累罪恶后,以各种借口罚款、坑骗农民工的血汗钱和偷税漏税所得,买通时任宝鸡市委书记钱引安(后任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岐山县县委书记何宏年,当上了宝鸡市、岐山县两级人大代表;违建三国小镇;李峰岗的公司偷税漏税累计十亿余元。

之后,我以《公安厅民警举报拖欠巨额农民工资“黑老大”成为宝鸡人大代表》、《公安厅民警举报“黑老大”的宝鸡人大代表 省纪委省人大都不管》为题,曝光在赵正永爪牙的钱引安、何宏年落马后,钱引安、何宏年保护伞下的李峰岗还在为非作歹,为害一方。

我的网络曝光和实名举报,引发国内外媒体强烈关注。陕西省政法委书记庄长兴、副省长、公安厅厅长胡明朗等省领导作出重要批示;中央约谈陕西,陕西省常务副省长承诺,2020年春节前拖欠农民工工资清零;李峰岗违建三国小镇套取扶贫款得到中央巡视组高度重视。

然而,陕西的形式主义历来都是虎头蛇尾,雷声大,雨点小。

李峰岗依然拖欠数千万元农民工资,拖欠四川农民工蔡新德、李进260多万元工程款,经杨陵区法院调解,双方达成2020年3月22日前结算协议,李峰岗再次耍起无赖不结算,至今杨陵区法院难执行;劳务公司项目经理周至县人郭英正在准备起诉李峰岗……

李峰岗让陕西省政府又一次失信于中央、失信于民。

杨凌城投不招标将七亿建筑项目承包给李峰岗违法黑幕至今没有揭开。

经陕西省政法委书记庄长兴、副省长、公安厅厅长胡明朗等省领导批示,陕西省公安厅扫黑办责成宝鸡公安查处,已半年有余,宝鸡公安至今没有任何答复;杨凌公安向我回复:经查,李峰岗拖欠多家劳务公司工程款(含农民工资)属实,已告知所有劳务公司向法院起诉;2015年2月李峰岗被杨凌公安行政拘留属实;农民工委托刘向成(涉黑已被逮捕)向李峰岗讨要工资,引发的刘向成和李峰岗黑恶势力大规模火拼正在核查。

据悉,李峰岗在杨凌拖欠巨额农民工资,劳动监察部门、法院不向公安机关移送,不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追究李峰岗刑事责任,是因为政府干预,不允许移送。

政府干预不追究拖欠农民工资者的刑事责任在陕西极为普遍。也是拖欠农民工资年年喊,年年解决不了的根本原因。

我向西安税务、陕西税务、国家税务总局举报李峰岗偷税漏税十亿元,4月23日,西安税务稽查局回复我:已立案,并向李峰岗的公司下达了查账通知。

4月13日,三国小镇违建拉开拆除帷幕。公众号“菲菲工作室”以《我在三国小镇拼过命》、《请善待三国小镇》为题(截图一、二),作者以李峰岗同学的口气,将李峰岗粉饰成建设美丽岐山的“功臣”,为歌颂李峰岗摇旗呐喊。评论则为对拆除三国小镇清一色的谩骂,称三国小镇是合法建筑,并将省市县领导(钱引安、何宏年)三国小镇奠基仪式剪彩,作为三国小镇合法建筑的依据。

公众号“斐斐工作室”和评论者还不忘告诉公众:三国小镇违建只是河道五十米保护红线内。弦外之音,与河道内同时立项、施工审批的其他建筑是合法建筑。

“斐斐工作室”向公众喊话的结果是,由李峰岗陕西泽丰公司拆除三国小镇的违建,只拆除了河道五十米的违建。

我从岐山县多位知情人处得知,拆除三国小镇违建深得民心,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骂“斐斐工作室”强奸民意。李峰岗在宝鸡、岐山作恶多端,已是恶贯满盈。

通过岐山县老百姓多人得知三国小镇拆除停止后,4月23日起,我多次拨打市民热线12345询问,三国小镇的建筑是同时立项、施工审批的,不会存在部分违建,部分是合法建筑,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求对三国小镇违建是否已拆除完给予明确答复。就是如此简单的问题,直到4月26日,宝鸡市民热线12345才电话向我念了岐山县蔡家坡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太极高手的回复: 视察秦岭北麓后,我们非常重视……几百字的回复,通篇在喊口号,始终没有体现出三国小镇违建拆除完了没有。

谁在阻止三国小镇违建的拆除,唯有宝鸡市政府、岐山政府莫属,难道还有……(此处省略五个字)。

我举报李峰岗的罪恶铁证如山。可是,早在2019年10月,李峰岗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居然向其户籍地的岐山县法院起诉我,称我网络发帖举报他的事实是诽谤,更为狗血的是,李峰岗通过岐山县法院法官,来到西安我所在的单位要求和解,被我严词拒绝:不支付拖欠农民工工资,休想和解(岐山县法院二位法官可以作证)。我并向岐山县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也是因为我举报李峰岗的罪恶是事实,岐山县法院审理该案压力大,故支持我提出的管辖权异议,裁定由我居住地的西安市未央区法院管辖。然而,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4月27日作出终审裁定:撤销岐山县法院裁定;岐山县法院管辖(图三、宝鸡中院裁定书)。

李峰岗来路不正的人大代表招牌还在发生着魔力,影响着司法公正。

赵正永、钱引安、何宏年的阴魂不散,其流毒和徒子徒孙还在为害着陕西、宝鸡、岐山县……

强烈呼吁社会社会各界和新闻媒体关注该案,看跳梁小丑李峰岗表演的戏法——将黑的变成白的!看陕西、宝鸡、岐山县腐败官场的妖魔鬼怪粉墨登场,现出原形!

敬请陕西省纪委、监委关注!李峰岗罪恶的盖子不揭开,我吴永强誓不罢休!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1

2 + 1 =
  1. #1

    作者有点夸大其词了,李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不法商人,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匿名 3个月前 (05-04) 这家伙可能用了美佬的代理 谷歌浏览器  Android 9 PACM00 Build/PPR1.180610.01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