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六中高中部“首富音乐教师”艾亚平的平安降落-曝光台

益阳六中高中部“首富音乐教师”艾亚平的平安降落

艾亚平,六高音乐教师,长达二三十年时间,早期在家中进行有偿家教,培训高中考特长生,后来先后于原特殊教育学校附近(原校区未扩前后面),学校新校区第三食堂(车库)对面,有专门的琴房场地,内有公用钢琴一台,教材若干,明目张胆的进行有偿家教,这种内部私设培训机构的行为,严重违规。

一)艾亚平发迹史
艾亚平早在二十年前在自己家(97年原贺家桥现资江明珠住宅楼后,98年至今在六初旁商品住宅二楼)开始进行有偿家教培训,90年代担任六初的音乐教师。2000年调入六高后年后在学校私设场地,在他使用这些场地的同时,不需要缴纳场地的使用费,也无需支付水电费,更可以免费吃午餐(2010年左右学校的福利),唯一的成本仅是他自己,可谓一本万利。
根据部分毕业离校的艺术生反映,绝大部分特长生在高二或高三时,艾亚平将这些学生送往长沙某个培训机构进行联考培训,然后尽情做起“甩手掌柜”,获得优厚的提成报酬(一万元每个不等)。而这些学生明明在高考最关键时期,得到的是长沙那些教授教师的全力帮助下才考入大学,并非艾亚平之功,但他将这些成绩据为己有,并多次申报优秀教师成功,获得奖金,成为自己的声望资本,名利双收,让他人做嫁衣裳。而且学生送至这些良莠不齐的私人机构,艾从不管其安全与学习情况!
据悉艾亚平教学水平低劣,他的课就是一堆人在一起嗷嗷乱叫,叫完之后不明所以。据相当部分学生反映,一个很小的知识点可以拖一个月,从来不布置作业也不会给学生批阅作业,课程笼统马虎、不完整,然后全部留给后期交由培训机构完成。
除了在长沙领取报酬,在校期间学生上课费用不菲,集体声乐课、乐理课、主专业课程实行一学期4个月的包干制,费用在4000-6000元不等,早期课程按节数收费,80-100元不等,1周上课2-3节,按学生数量和费用,一年纯收入数十万,多年来收取费用高达百万!
艾亚平有偿家教的范围还不止六高,还有六初等一系列初中、小学学校,挂钩中考。范围遍及6岁—18岁人群。
二),造就行业寡头,打压其他教师
艾亚平培训特长生从来不分场合,不分人事,尽情为之。在教学活动中为所欲为。
1998年至2005年艾亚平就专占一个音乐教室(当时在原聋哑学校附近),钥匙由他掌控,轻易不能拿到手,其他音乐教师向其索要,各种借口推脱外加威胁,造成教师无法正常上音乐课,只能改为在教学楼上课并影响了其他班级上文化课。由于没有乐器使用,所有器材均由教师自购且学校从未报销。后继续发展为在第三食堂对面专门占据两个教室用来培训。
教室可以随便用,地点随便挑之外,学生也可以完全不理会现在上课的教师是 谁。在上音乐课时,艾亚平的“爱徒们”都会纷纷前来请假要去进行特长生培训,溜之大吉,上课时教室空出一大片,不少学生还冒充特长生身份去外游荡,而剩下来的安全隐患与责任,居然由上课的教师承担!
艾亚平在其他音乐教师需要学生的情况下大肆阻扰。有位宋姓音乐教师需要几名特长生进行一场古筝演出,艾亚平公报私仇,以高考培训相要挟,要求学生在面对这名老师的时候说谎,说自己不学音乐了。艾亚平事后以各种方式给这位音乐教师小鞋穿,阻扰其正常的排演与教学活动。
艾亚平打压其他教师,甚至是将他们全部赶出去,成为了资阳区行业的寡头,在六高成为音乐教育界首屈一指的富翁,“节衣缩食”为其儿子艾俊(南昌某大学毕业)在江西买房买车安排好工作,他个人却经常骑着一个电动车,衣着简朴,其低调谦虚实为教师楷模!后其儿子买了部马自达送给他,艾对外宣称为“二手车”!
三)为平安落地,不惜出卖同事
2014年陈金堂校长上任六高之后平均了各音乐教师的教学场地,其次废除了场地内免费的使用。益阳六中高中部为此种私设有偿家教活动的场地背书站台,收取场地费用,按一个学生200元收取。
艾亚平在不情愿中交出了钥匙,之所以交给张老师,就是看中了张老师在六高没有任何生源,表面上支持了政策,做出了调解,实际继续控制此教室仍然长达五年直到退休。
在其实际控制的两个音乐教室内,一个教室用来教学,另一个用来供学生休息,因对学生管教不严,造成所谓张老师“吉他社”内相当混乱,有抽烟打牌,偷拿手机玩耍等现象,为此张老师多次为其背锅受批评,实际上他没有任何学生。
2018年正值艾亚平退休,结束其长达六高十几年的生涯,他一手造成的音美组内部不和,以及遗留下来垄断与斗争的传统,成为其他音乐教师不和的主要原因,在2018年成为各音乐教师集中攻击的对象。
艾亚平学生之一,现任团委书记杨靓雯,2006年调入该校,即与宋老师多次向领导告状,打小报告,使用手段,多次未果,后宋老师被迫离开,杨获得团委书记职位后,立即占据艾亚平的教室,将公用钢琴占据至今,立即想把艾这个绊脚石赶出学校,作为艾的亲授弟子如此作为,可见艾的师德、人品、师恩极其低劣!
后在2012年调入的喻巧,是原团委书记,在其任上与艾亚平互相争夺生源,成为第二把交椅,而最后于2014年调入的蔡华,更是大张旗鼓的延续内斗传统,蔡华在所有专业上与所有音乐教室开战。喻巧、蔡华、杨靓文勾结和聘用了社会机构入校教学数年,校领导不闻不问放纵恶果。她们不约而同在2018年集中向领导要求撤除艾亚平的音乐教室,但领导因艾亚平还剩下最后一届学生必须带至高考,影响升学率为由,宽限了一年。
2019年,围绕艾亚平是否撤离的问题,张老师成为了众矢之的,因为艾一直占用的是张老师的场地,他为了能继续在六高进行特长生培训,不愿离开,此年夏天唆使张老师与其合作,为取得信任大爆内幕,想让张老师顶替在前面当挡箭牌。此年下半年开学后,高一进入7名特长生,均为艾亚平从六初或各学校带上来的“嫡系”,不通知张老师的情况下,准备私自在一个星期后集中在“吉他社”内开展培训,被张老师发现并戳穿其阴谋,继而被迫离开了六高。学生则由班主任开条子,统一于周日下午,月假到其六初附近的家中继续进行有偿家教。
由于其他音乐教师不清楚此内幕,而张老师一直提供所谓的场地给艾亚平使用,成为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无生源的张老师一再遭受三名音乐教师的围攻,以团委书记训斥教室内管理有问题,音美组组长蔡华要求进入“吉他社”教室,原团委书记喻巧敲边鼓,空前团结,欲致张老师与艾亚平于死地。导致张老师被迫爆料内幕,撕开所有事实真相。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8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