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宴“涉黑涉恶”为害一方-读闻网
www.dweee.com
聚焦反腐 传递民声

海南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宴“涉黑涉恶”为害一方

海南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宴“涉黑涉恶”为害一方:豢养“打手”,霸占合伙人财产;讹诈恐吓合伙人,置人于死地;制造“车祸”,蓄谋“杀人”;索赔“违约金”,霸占投资款;荒淫无度,人性泯灭……

海南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晏兼任海南四川商会三亚分会会长(以下简称“何”),四川遂宁人,现定居三亚市。上世纪90年代来到海南淘金,随后赶上海南房产热潮搞起了房地产开发。虽然“何”名为搞房地产开发而实际是以共同开发项目为幌子,骗取他人钱财。被骗者大多血本无归,哭诉无门。“何”利用近三十年盘踞在海南编织的关系网、人情网,巧取豪夺,诈骗、非法进行房地产交易。利用经营的会馆搞赌博、放高利贷,提供莞式色情服务。在关系网的庇护下,畅行无阻,为所欲为,形成一股无法无天的黑恶势力,令三亚百姓深受其害。
“何”的发迹史,就是众多受害者的“血泪史”
金贵安(男,现年58岁,现自由职业者,身份证号:23040419610528005)是与“何”合伙经营过程中的受害人,2012年期间金贵安与“何”共同合伙经营海南省定安县和澄迈县共计五个砂场,总投资在1000万以上,双方在砂场投入生产经营获利后,“何”多次指使他的侄子何小兵(2000年因持枪入室抢劫被判刑12年,刑满释放后一直充当“何”的打手)等多人手持砍刀对金贵安造成威胁恐吓后便独自霸占合伙的砂场,“何”还通过当地公安机关个别领导提供的保护,恐吓威胁金贵安伤害其家属,使其无法到合伙的砂场管理经营,还诬告陷害金贵安,强行霸占与金贵安合伙的五个砂场由其独自经营,经营期间砂场获利至少在2000万元以上。金贵安最后通过法院诉讼的方式依然无法要回合伙财产,“何”在海南省内的黑恶势力团伙至今还存在。
彭万里(男,现年37岁,现自由职业者,身份证号:411523198203226837),也是“何”事件的受害者,他原本和“何”之前也并不认识,只是见过面,后来因其与何妻合作生意上的事,令“何”不快,欲置彭于死地而后快,何晏恶意编造了一起彭和他老婆有“不正当”关系的谎言,讹诈并威胁要除掉彭万里。2015年10月8日,在三亚市榆亚路苏荷酒吧门口,受“何”蓄意指使,以荆刚为首的“社会混混”10多人对彭万里和另外一名无辜者朱允庄大打出手。在“何”的指使和操纵下,施暴者用酒瓶和刀具等凶器对其被害人行凶,行为十分嚣张,态度十分恶劣,场面十分凶狠残忍。致使被害人彭万里、朱允庄二人被打后全身多处脸,鼻子,头部,腰部,等流血受伤,经三亚市公安司法鉴定,朱某身上被捅三刀,致使其身上被缝72针,最后作出检验结果为二级伤。事发后三亚市公安局出面协调,最后赔偿朱允庄6万元后就草草了事,再无追究任何刑事责任。
何晏为三十多个亿项目的利益,制造一场恐怖惊悚的“车祸”
2013年“何”找到四川畅鸣公司合作,双方签订了《房地产联合开发合作协议》。四川畅鸣公司前后给海南顺达房产公司投资共4370万元。2017年6月4日三亚市政府同意三亚市国土局将海南农垦集团的土地变性为商住,由于三亚的房子已经比双方签订合同时涨价了近两倍,“何”就不再愿意合作。2018年春节后2月26畅鸣公司高层领导到海南顺达公司办公室找“何”协商相关事宜,却被“何”指示的几个身上有纹身的壮汉打出了办公室,后派出所的警察把畅鸣公司高层领导带到了派出所,从早上滞留到晚上12点多钟。
2018年春节得知顺达公司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就开始违法销售房子,四川畅鸣公司试着去劝导这一违法行为,却又被顺达公司的保安和黑社会性质的人暴打,造成流血事件,并把四川畅鸣投资人赵连贵(男,现年50岁,四川畅鸣实业公司执行董事)的二姐的金项链抢走。
2018年3月26日,何晏指使其手下“马仔”胡安勇,(重庆人,长期给何晏赌场放高利贷,收债,与荆钢一伙给何晏充当打手,为何晏处理交办的事情,现网上通缉),驾驶其公司名下何晏的侄儿何小兵(2000年持枪入室抢劫,被判刑12年,释放回来后一直在何晏身边负责打架,为何晏处理交办的涉黑涉恶事情)的轿车(川JR2373),采取尾随跟踪的方式,在三亚国道线上故意驾车撞击举报人赵连贵的车辆。其险恶用心是以制造交通事故,而达到置四川畅鸣公司几个高管领导于死地,进而侵吞其所在公司投入的巨额资金。幸亏赵海涵司机及时采取避险措施,才未造成人身伤亡。但造成车辆3万多元的损失。最近三亚市公安局天崖分局刑警大队周大队长回应:举报人赵连文说,已经立案侦查,该司机已经被网上通缉,可至今无果?
2018年3月28日海南顺达公司起诉四川畅鸣公司,企图通过打官司侵吞合伙人价值30个亿项目占55%股份,投资的时候2013年房子销售价格6000元一平方米,2018年的时候房子涨价到18000元平方米,项目增值十多亿元,何晏通过涉黑涉恶,巨额行贿海南省高院副院长张家慧,侵占股份的资产及收益。法院终审判决顺达公司给畅鸣公司仅仅只有约5200万元。现在进入海南省高院执行局执行期间,然而2018年8月22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冻结了顺达公司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保亭县支行的银行存款1.037亿元,冻结期限一年,而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初查询该账户资金已只剩2000余元,“何”恶意转账,有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
五名未婚女子欲哭无泪,全被“何”所赐
“何”先后和五名未婚女子保持长达10余年的“夫妻”关系,“夜夜笙歌”,控制她们的日常生活和行踪。如一湖南籍女子为“何”生下一女婴,向他讨要50万元的婴儿奶粉钱和抚养费,“何”不仅不给,反而还威胁该女子,直逼该女子跳楼,最终该小孩由“何”的大老婆收养,该女子被“何”赶出三亚。
一桩桩一件件血泪斑斑,令人发指!
我们坚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黑恶必除,除恶必尽,砸烂“保护伞”,铲除“黑后台”,以“何”为首的黑恶势力必将受到严查严惩!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3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