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峰县铁炉乡腐败我家亡 县乡打伞护贪官-读闻网
www.dweee.com
聚焦反腐 传递民声

鹤峰县铁炉乡腐败我家亡 县乡打伞护贪官

一,98年湖北省鹤峰县铁炉乡政府与县老干局,县财政,县住汉办事处及乡干部挪用国家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湖南省江垭水库)铁炉库区移民资金两百万元左右后,篡改移民政策的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骗取农村移民协议中,已侵吞了农民的征地补偿和克扣了安置补助(省委安置补助规划标准为人均两万元)一万元,同时剥削移民资金的规定移民期间登记结婚人口先交费一百元钱后才能发给登记结婚证书的政策,已造成临时婚姻的妻子(外来人口)一是见到没有征地补偿,二是见到移民后再无生产资料,三是见到人均终生仅剩下一万元的安置补助资金无法维持新家庭生活的情况下,被迫以移民资金的纠纷在鹤峰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多数移民人口已人财两空)

二,99年6月7日铁炉乡政府为了防止离婚案件揭发出乡政府已侵吞全乡库区征地补偿的目的,就与县人民法院串通违反法定程序的安排法官来到本乡政府食堂,将我骗去后在进行严刑铐打,强迫离婚和逼交移民资金时,当晚乡领导与法官见逼供未成的商量假下传票,通知我于99年6月23日到庭开庭审理离婚纠纷,在我签收传票后立即与妻子(原告)协商挽救婚姻时,县人民法院就于99年6月15日(离传票通知开庭日期还差八天)已作出了离婚判决书,法官并用此判决书未经我本人和存款单据的串通银行已取走了我的移民存款8500元,(其中500元私吞后写的白纸字据声称执行费)

三,乡政府与县法院利用欺骗手段破坏我挽救此婚姻家庭权利后,我立即向县政府各有关部门的投诉及反映的情况,和向县人民法院以行政诉讼的提出都已受到以上串通,勾结和事实依据两不睬的拒绝。直到2001年我因上访耗尽了钱财,家中唯一的家人(母亲)因病无钱医治的死亡。从此我已家破人亡又无家可归,只好以乞讨为生的漂流四方十三年里,因乡政府的领导将人民的政府作为私有权的政府不作调解。

四,2014年我将自己年龄的增长及身体衰弱和无栖身之地的情况向新任县长(苏勇)反映后,乡政府才制定息访罢诉的承诺书:“就房屋解决后不再上访,生活困难不再找政府”,同时已拒绝了我在承诺书添上:“国家政策应有就有的政策除外”的要求。在建设期间,两间共32平方米和一万多元的屋场平整费,共计花了五万多元,乡政府又出尔反尔的逼我欠下了两万多元的外债后在家不得安宁。

五,2015年我因无处逢生的只好在省信访局上访,湖北省信访局在告知我“因移民后的生活困难向乡政府提出”后,乡政府不仅不作调解,反而又串通鹤峰县人民法院首先弄虚作假的将我耗时耗财耗力之后,才于2016年接收我的行政诉讼,在行政案件判决中明知法定诉讼期还差两年,可又故意违反法定期限的声称已超过了行政诉讼期两年为由的已驳回了行政诉讼。再说(如另有法律已超过两年的规定,都是乡政府与法院的串通所至,因为我受到侵害后立即提出的行政诉讼,都已多次受到鹤峰县人民政府及人民法院事实依据两不睬的拒绝)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2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