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国家药监局小官巨贪——周岸鹏-曝光台

实名举报国家药监局小官巨贪——周岸鹏

在如今反腐高压态势下,国家药监局“七品官”周岸鹏仍在顶风作案。其事实和依据如下:

几年前,在全国各地电视台、广播电台曾铺天盖地播出过这样的广告语:“利德治疗仪是家庭好医生,健康好帮手”、“不吃药、不打针就能轻轻松松地治好各种中老年慢性病”。由于其电视广告宣称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全都“可标本兼治”,在全国各地专卖店常出现中老年人排队购买的场景。
经查询,所谓“包治百病的利德治疗仪”竟是被天津中级法院和高院均一致判决为禁止销售的造假产品!(该裁判文书号为:1999高知终字第8号)
http://m.110.com/cpws/8568.html
利德治疗仪入市头几年,其说明书从头到尾没有一字提示对人有副作用。几年后,说明书突然加上了“出现异常情况,应暂停使用”、“年老体弱多病者,应少使用”等暗示。更恶劣的是,当受骗老人付款后,专卖店卖手再偷偷地把一张《使用须知》塞进包装盒,另行告知“会出现头胀、心慌、不适应”。显然,这是众多受骗老人受到了严重伤害才换来的提示。
进一步调查了解到,早在2002年,国家工商总局就已发文将利德治疗仪列为全国十大虚假广告,并对其进行了查处。北京退休老人马小棣曾通过媒体公布电话,表示愿免费为受害人打官司,老先生厚厚的四个笔记本记满了来自全国各地几千个投诉电话。利德治疗仪入市仅几年,老先生就为受害人代理了三百多起诉讼。《北京电视台》、《中国消费者》等十余家媒体曾连续报道过该系列诉讼案。当年,就在天津造假者面临灭顶之灾之时,该造假私企雇请的职业行贿人王立堂竟在国家药监局信访办弄到了一纸盖有官方大印的保护函庇护造假者!(该函附在武昌法院680卷宗)
湖北老人王德明亲自去天津实地调查,从而进一步掌握到了王立堂的犯罪铁证!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为其出具的公函和天津民族医院专家胡学增提供的亲笔证明一致证实:王立堂在全国各地法院对付受害人维权的所谓《利德治疗仪临床验证报告》是王立堂私刻天津两家医院公章、冒充胡学增等教授所伪造!对此,胡教授在亲笔信中“表示深感震惊和愤怒”。
没有经过临床验证的假治疗仪给众多家庭带去深重灾难。《人民网-江南时报》报道,南京退休女教师殷老师使用利德治疗仪导致心脏反复骤停,多次晕厥倒地,花去近十万元做心脏手术;《健康导报》报道,河北沧州郭玉芳老人用其治糖尿病、骨病,被治成了面瘫再也睁不开眼;《山东广播电台》报道,昌乐秦先生老伴用其治盆腔炎,被治成脑血栓致瘫;南京电视台《东升工作室》报道,一受害人耳朵被治聋;唐钢退休工程师李言庆投诉,用利德治疗仪治颈椎病不仅眼睛、肝脏受到损害,还导致全身血管硬化,患上恶性高血压,等等。
以摧毁人意志的手段,迫使受害人放弃维权,是职业行贿人王立堂的拿手绝招。例如:
南京建康路小学退休的殷老师(女)将造假者告上秦淮法院,王立堂不仅把法官买通,还把老人的律师也买通,他们颠倒法律规定的举证责任,共同把这位受害老人折磨得痛苦不堪。最终,这位几次跟死神擦肩而过的受害老人由于没法将官司打下去,不得不放弃了诉讼。事后,伤天害理的王立堂又让受害人的律师将全部诉讼材料予以销毁。可怜的老人家花了近十万元做心脏手术,不仅没得到一分赔偿,又白白搭进一万多元诉讼费和律师费(受害老人已去世,可提供家人电话)。
王德明老人购买利德治疗仪治胃病不仅无效,反而导致心脏乱蹦乱跳、胸闷胸痛,一躺下就憋不过气,真正体验了濒临死亡的绝望感受(花光全部积蓄才治愈)……而除了李言庆老人的家人反复向有关部门投诉仅获一万元赔偿之外,全国各地几百起官司没有一个受害人得到一分钱的赔偿,所有受害人都是维权无路,投诉无门。
王德明历经千辛万苦调查到的几十份铁证,足可以让危害民生的假治疗仪一次性“死亡”。国家药监局官员颜江瑛收到这些证据曾主动给王德明去电:“你调查的证据这么充分,真不简单!”而这些铁一般的证据竟被该局信访办负责人当作权钱交易的杀手锏!
针对王德明举报,国家药监局信访办负责人再次私自以官方名义发函保护该造假私企,而对利德治疗仪导致的各种人身伤害证据只字不提,全部回避!
该局信访办再次发函称:天津两家医院验证了天安公司的治疗仪,1998年8月,利德公司收购了天安公司,故等同于验证了利德公司的治疗仪。
好一个弯弯绕绕的文字游戏!利德公司在遭到几百起官司时均向各地法院出示了营业执照,其营业执照显示:利德公司成立于1998年8月26日。其居然在1998年8月收购了天安公司?
事实是,天津造假者为逃避屡屡致人伤残责任,频频改名换姓,其先后使用过“天安公司”、“天津利德公司”、“开发区利德公司”、“园区利德公司”、“德中利德公司”、“健瑞生物公司”、“世纪利德公司”等名称生产和销售假治疗仪。天津两医院所指认的正是“天安公司验证报告”是伪造!
从国家药监局第一任局长郑筱萸起,职业行贿人王立堂就盯上了该局信访办。除了时任副司长颜江瑛收到过一封举报信之外,马小棣、卫津、王德明等几位老人多次寄给各位局领导的举报信,全被信访办截留。前不久,就国家药监局信访办多次截留举报信、私自以官方名义发函保护造假者一事,其负责人周岸鹏仍十分强硬回应:“你向纪检组告去吧!”(周岸鹏电话已录音)
天津利德公司生产玄乎其神的“保健品”多达十余种。据其简介称,仅利德治疗仪就已“造福”二千多万个家庭。据此,该造假私企攫取的不义之财至少达百亿之巨!
为使无辜老人不再受骗,几年前,我们晚辈受舅舅王德明之托在网上公开曝光了王立堂私刻三甲医院公章和行贿等一系列犯罪铁证。一夜之间,全国各地利德专卖店便全部闭店关张,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铺天盖地的《利德讲座》广告也一同销声匿迹。(该曝光文章已截图保存)
为了取缔危害人民健康的假治疗仪,多年来,举报人王德明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磨难。王德明多次更换举报联系电话,周岸鹏一次次将其透露给王立堂。王立堂不仅堵死了向总局纪检组举报周岸鹏违纪违法的渠道,还买通个别司法人员滥用职权,以国家公权力迫使王德明屈服,以放弃举报。以下事实就是周岸鹏跟王立堂相互勾结的铁证:
1、2011年11月,北京东城法院民事法官周琳曾带着法警横跨两省对王德明实施抓捕。周琳抓捕未果,就折返至武汉找王德明的老乡。周琳先对其登记身份证,然后再威胁老乡供出王德明住址;
2、2013年7月,该院女法官刘艳以通缉犯罪嫌疑人的手段从公安机关数据库调查王德明身份信息,分别向其户籍地、原居住地、和向王德明老乡等处发出了多张传票,并将王德明挂在网上追逃。而对其追逃的案由竟是空白!
3、更恶劣的是,2019年7月25日,王德明刚刚更换手机号给周岸鹏去电话,北京东城法院刑庭法官宋晓鹏立马就按新号给王德明打去了57分钟的恐吓电话。宋以涉黑的口气威胁道:“我分分钟就能(定位)找到你,我告诉你,我不像别人,我有的是办法弄你!”(宋恐吓电话已全程录音)
4、就在本文即将脱稿时,一个号码为18518836850自称是北京东城公安分局姓曾的警察给王德明打去电话,该警察威胁、引诱王德明放弃举报。随后,来自北京东城法院010 -8789 5281未具姓名的电话号码又对王德明进行骚扰(均已录音)。由于王德明长期受到红黑两道的威胁、恐吓和骚扰,王德明只得一直在兄弟姐妹家轮流寄住。
以下是职业行贿人王立堂辱骂举报人的下流短信。身为国家公务员的周岸鹏跟一个危害民生的流氓恶棍沆瀣一气,这是国家药监局的耻辱!
在周岸鹏保护下,天津造假者在沉寂了几年之后,又开始重操旧业。造假者不仅恢复开通了曾一度关闭的网站,并通过淘宝、京东电商平台销继续售假。现在,造假者只等着掌握其大量违法证据的王德明投降服软,就会再次在全国各地广电媒体大做虚假广告,继续坑害弱势群体。
笔者郑重声明:我们对举报事实负全部法律责任,如有诬告,我们愿承担法律责任。因所有涉案人员的威胁、恐吓电话均已录音,请纪检监察机关通过QQ2456528998联系笔者予以查实,并索取周岸鹏涉嫌违纪违法的详细证据为盼。

举报人:张厚彬 王磊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5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