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铜梁区非法采矿 环保志愿者遭报复-读闻网
www.dweee.com
聚焦反腐 传递民声

重庆铜梁区非法采矿 环保志愿者遭报复

近些年来,铜梁辖区涪江段的矿产资源(砂石、砂金)成了大小砂鳄砂霸抢夺的唐憎肉,整个河流被挖得面目全非,险些河底都被挖穿了,整个河道的原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

自从国家提出推动生态文明建设以来,各级政府相继出台打击非法采砂和整治非法砂码头,铜梁区人民政府从2017年至今,彻底取消了辖区所有砂码头,将涪江辖区列为禁采区后,江河才恢复了平静。
但在安居古城的黄家坝的涪江段有个“磨盘滩”,大约是2016年被划为国家级“湿地公园”保护区。黄家坝和“磨盘滩”可以说是砂石和砂金储存的库房,因此,众多不法分子做梦都想开采。由于当地老百姓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较强,没有人敢在此轻举妄动,曾经有个叫周棚的砂老板大约是2001年来挖“磨盘滩”的砂石被向山五社的村民倪良海、李胡林等人告上法庭。从此,这里的生态环境才得以保护,保留了“磨盘滩”和黄家坝的原状。
加之近几年国家对保护生态环境的力度不断加大,各级政府全身发力。特别是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深得人心,在环保大督察一波接一波的压力之下,多年盘踞在涪江上下的大小砂鳄有所收敛。
尽管两高纷纷出台《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6年25号以及重庆市人民检察院、重庆市公安局、重庆市水利局《关于印发重庆市河道非法采砂刑事案件移送程序规定的通知》将非法采砂拿入刑责以来,但还有个别顶风违法的砂老板白日昼做梦都想“磨盘滩”的砂石,在如此压之下,普通砂老板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在一些手握职权的相关部门却打起了安居古城“磨盘滩”砂石的鬼主义,他们挖空心思,通过精心设计,制造了一种既能迷惑上级,又能欺骗社会,连鬼神都意想不到的办法,那就是以“清淤”和“疏通航道”为幌子,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磨盘滩的砂石和砂金轻而易举就可以挖个金娃娃,赚他个盆满钵满。
一、多家部门相互串通组建利益集团相互发文支持非法盗采砂石
采挖“磨盘滩”的砂石的主意已定,但如何来掩人耳目也显得非常重要,那这个事情由谁来出面实施呢,本来打的主意是“疏通航道”还得合川航道管理处来出面。
(一)本案的问题就出在合川航道管理处,该处的科长曹烈林就是本案的罪魁祸首,与办公室主任等人串通,采取先拉拢铜梁区水利局,因为水利局是铜梁辖区的河道主管机关;二是串通安居镇人民政府,找销路盗卖砂石,因为“磨盘滩”一是属于安居古城管辖;二是磨盘滩是古城湿地公园保护区范围,必须共享利益才搁得平;三是串通安居镇派出所为“非法采砂”充当保护伞。
曹烈林(系合川航道处的科长)利用手中职权,于2018年11月5日向重庆市铜梁区水务局及地方海事处,安居镇政府发送渝合航函[2018]6号,重庆市合川航道管理处《关于涪江磨盘滩航道碍航应急抢通工作联系的函》谎称“磨盘滩段航道出现多处碍航,航运企业安居电厂反映强烈”,当地群众认为磨盘滩多处碍航完全不是事实,实际上该滩上大约有不到几平米大的一个“暗焦堆”并不是出现多处碍航,只要你熟悉航道就是200吨的船都能通航,不会搁浅。
该滩一年四季都有客船往返通过,没有看到有船搁浅,现举一个例子足以说明,2018年3月26日一大早,安居镇人民政府时任镇长蒋明河,为了打击报复举报人欧清安,组织四五百人和大型挖掘机和推土机,借用安居电厂几百吨重的轮渡船加上人和机械经过“磨盘滩”开往下游1公里处,以保护生态环境为借口,去强拆欧清安的家庭小农场,往返怎么轮渡没有搁浅呢,实际上就是合川航道管理处曹科长串通上述单位共同采挖砂石打的一些鬼主意。
(二)奇怪的花招,首先我们应该明确合川航道管理处自身就是航道主管机关,其本身就有疏通航道的专业机构和专业设备,为什么不派自己的专业机构去“磨盘滩”疏通航道呢?偏要找一家没有任何设备的建筑公司跑到近100公里的安居镇租用“挖石船”来疏通航道呢?
1、曹科长将联系函发出后,本想大捞一把,将“磨盘滩”和太和镇涪江段的“蓑衣滩”挖过底朝天,于是又于2018年11月26日又玩起了自买自卖的花招,急忙又泡制了一份所谓“涪江磨盘滩、蓑衣滩疏浚工程中标的虚假通知书”发送给重庆市通顺港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实际上这家公司就是他自己的,不难看出曹科长以假投标的方式来掩人耳目。
2、曹科长披上了假投标的外衣后,同日又作出渝合航发[2018]67号《航道通告》。该通告第一项施工地点一栏宣称“因涪江磨盘滩、蓑衣滩发生淤积,造成过往船舶通行困难。为确保船舶通航安全和航道畅通,我处决定对该两处航段航道进行抢通疏浚施工,现将相关事宜通告如下:
(1)施工地点:涪江磨盘滩(距河口里程约35-36km段)航道主航槽内,水下宽约20-40米,长约1000米范围。
(2)施工时间:2018年11月27日至施工结束,作业时间为全天作业。
(3)施工船舶:施工船舶包括:渝铜工028、兴渝3号、铜梁768、铜梁555、铜梁678、发顺号。
(4)作业方式:采用链斗式疏浚船施工,适度拓宽现有航道,浚深船舶习惯航槽,以保证该航段航道尺度达到相应通航技术标准要求,确保船舶航行安全。
群众对此行为存在以下几大疑点:
(1)奇怪的是,太和电站修建后蓑衣滩没有较大的船通行,实际上磨盘滩搁浅的地方只有一个点,为什么要挖1000米远呢?难道这1000米范围都要搁浅不能通航吗?
(2)既然是疏通航道,曹科长为什么不用自己单位的专业机构、专业设备和专业人员来实施呢,为什么要跑到安居镇琵琶一组租用邱学德的挖石船来实施呢?
(3)为什么在采挖中动用几个上百吨的大船来分类接装砂石运走卖钱,这难道不是盗采砂石吗?又何以称得上是正常施工呢?
3、疏通航道的主意打定后,采挖的数万吨砂石又在何处销售呢,也是曹科长考虑的首要问题之一,于是又与安居镇政府串通后,该镇于2019年1月4日作出安府函(2019)1号重庆市铜梁区安居镇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合川航道管理处倾倒河道废渣的函》,该函同意合川航道管理处“贵处清理河道施工所造成的废渣,可倾倒在安居镇龙兴村13组渣场。”
(1)不难看出,“磨盘滩地处安居镇人民政府眼皮底下”明知采挖的是砂石,属于国家矿产资源,为了掩人耳目,却把砂石谎称为“废渣”,请问是什么废渣?
(2)明知龙兴村13组是有名的大砂鳄欧祖志(俗称欧五)的非法砂码头,却故意谎称是“渣场”,因为欧五经营的采砂集团及各大砂码头都有政府个别官员的干股。
4、销售砂石的码头已找好了,但铜梁区水利局对合川航道管理处2018年11月5日发去的渝合航函【2018】6号联系函迟迟没有回音,曹科长为此很担心,害怕水利局不参与,眼看到手的油水就会泡汤,于是挖空心思,于2019年1月18日又以“重庆市通顺港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发送《关于涪江磨盘滩抢通疏浚施工情况说明》发送给铜梁区水利局。
5、铜梁区水利局收到该情况说明后,于2019年1月25日作出铜水函(2019)4号重庆市铜梁区水利局《关于磨盘滩航道清淤工作的复函》回复了合川航道管理处,同意了合川航道管理处的要求:
(1)铜梁区水利局,身为河道主管机关,一是明知砂石属于国家矿产资源,加之全国都在严打非法采砂的情况下,二是铜梁辖区早就列为“禁采区”对合川航道管理处曹科长私下的通顺港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是否属于疏通航道的专业机构和资质没有进行严格的审查就为此大开绿灯,从公司的三个证书上看实际上该公司的作业范围是“建筑施工”,他包括海岸工程和航道工程施工,并没有“疏通航道”的专业资质。其三,铜梁区水利局明知重庆市通顺港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一没有“采矿证”,二没有“采砂许可证”,三没有“水上水下安全作业许可证”。确睁只眼闭只眼,为此充当保护伞。
(2)铜梁区水利局明知磨盘滩全是砂石,并没有“淤泥”的存在,曹科长一伙挖的也全是砂石,却故意辩称为“清淤”,磨盘滩属于常年流水河而且是滩上经常受洪水猛烈冲击不可能沉淀“淤泥”,何以称得上是“清淤”呢。
(3)明知在采挖中用四艘大船分类接载运走卖钱却不闻不问,显然属于坐地分赃。
二、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盗砂集团由此而诞生
曹科长一切理顺后,于2019年2月14日在安居镇琵琶村租赁一艘链斗式挖石船,另配套4条接载船,大举进攻“磨盘滩”砂石库,为了迷惑世人船上扯着“疏通航道”的大横幅,看来一个顺理成章的非法采砂由此而拉开序幕,曹科长等人看来这一招还很顺利,心想定会挖个金满斗。
事实上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顺畅,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居住在磨盘滩江边的河流守望者识破了这一阴谋,因为他们对“疏通河道”的方式方法和使用的机械设备非常熟习,一看不对劲就知道是非法采砂,举报人和村民前去制止,取证拍照,盗砂船就采取恶人先告状向保护伞安居派出所报警,该所一举出动6个民警,开着海事处的快艇直奔现场,照理说应该是将采挖行为停下来,查清真相后再施工也不为迟,但这帮人不分清红皂白,对非法采砂也不作任何调查,就以“干扰正常施工”为由,将我们公众河流四个志愿者抓去直接各拘留8天,难道他们真的是在正常施工吗?难道确实是在“疏通航道”吗?现例举几个疑点就可真相大白。
1、国家设有“疏通航道”的专业机构,也就是合川航道管理处,该处配有各种船舶专业机械设备,以及一大批专业人员并且专门负责“三条江”的航道疏通。为什么曹烈林要指派一家连疏通航道的啥设备都没有的建筑公司跑到老远的安居镇来租赁一艘连斗式的挖石船来实施呢?就可想而知。
2、我们拿着磨盘滩疏通航道的图片到合川的安家溪航道管理处的专业机构的内行职工们看,他们都说“这是采砂船,不是疏通航道”,据工作人员介绍:
(1)涪江、嘉陵江、渠江辖区的三条河所有航道都是由我们专业机构去疏通;
(2)疏通航道的方式是用流耙“从浅处往深处疏”,而且只疏最浅的地方,不会整个滩1000米都疏。
(3)最大的特点在疏通航道中不会将砂石运走去卖钱,因为我们是国家专业机构,而磨盘滩这次疏通航道用四条几百吨的大船将挖起来的砂石分类装船运离5公里处的砂码头(安居镇政府指定的地点)卖钱,不属于“疏通航道”,是“商业性质”。
3、最值得怀疑的是,由于在举报人的监督下,加之打击非法采砂的风声越来越紧,为什么又突然放弃了“疏通蓑衣滩”的航道呢?
4、在磨盘滩航行的船舶都知道,磨盘滩口处只有不到五平方面积的一处暗点,专业机构用不了两个小时就可搞定:(1)为什么要挖二十多天?(2)暗焦点在接近滩口处,为什么要从滩脚往上挖1000米远?(3)涪江航道国家规定水深保持最浅1.3米,为什么要挖10多米深?(4)安居镇人民政府说的是“废渣”,铜梁区水利局说的是“清淤”,公安局安居派出所又说是正常施工,请问几万吨“废查”和“淤泥”早就被卖光了,这难道不是打着“疏通航道”的旗号非法采砂吗?(5)根据上述事实分析,人们不得不怀疑,铜梁区水务局、安居镇人民政府、铜梁区公安局安居镇派出所,显然属于坐地分赃的黑恶势力。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2

6 + 9 =
  1. #2

    官商勾结!希望严惩

    匿名 6个月前 (04-19) 这家伙可能用了美佬的代理 Netscape Navigator iPhone iPhone OS 13_3_1 like Mac OS X) AppleWebKit 回复
  2. #1

    严查

    匿名 6个月前 (04-16)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EVR-AL00 Build/HUAWEIEVR-AL00 P1 1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