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安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长蒋小帆打人事件(图)-读闻网
www.dweee.com
聚焦反腐 传递民声

蓬安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长蒋小帆打人事件(图)

我叫陈华,女,是蓬安县人社局工作人员,与蒋小帆是同事。首先申明,这不是举报投诉,我只是如实向公众陈述事实和提出质疑,因为我怕再次被打击报复。我一家人已经被威胁恐吓、遭到打压报复了,“被自杀”“被精神病”“被车祸”等一系列的意外在等着我(证据我就不全发了),所以,首先保命要紧。

蒋小帆在2020年3月17日,升任蓬安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院长了。估计看到此信息的蓬安人民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此失民意的公职人员竟然被人社局的官员们放到这样一个肩负蓬安人民公平公正职责的重要位置。前任仲裁院副院长党喜梅,说谎造假陷害本人的官司还未完结,这任又来一个不得民心的蒋小帆。在这些任性的公权背后都有些啥背景?

公职人员殴打信访老人

蒋小帆此前是蓬安县人社局信访股股长,在2019年1月30日上班时,他将前来信访的曹某东老人(男,65岁)打伤住院。老人家属到各部门要求拘留和处分蒋小帆,但此事后来竟无声无息地不了了之。无奈,2019年12月,我受曹某东老人所托,在网上发贴要求严惩蒋小帆,蓬安县公安局北城派出所涉嫌违法办案,蒋小帆以3.99万元私了摆平此事的经过。老人要求蒋小帆对其后遗症赔偿,要求蓬安县纪委监察委和人社局对蒋小帆进行严惩。但事发至今已过去一年多,虽然老人脚板都跑大了,但蓬安县纪委监察委也未对蒋小帆的打人行为作出任何处分或说明。直到2020年3月20日,蓬安县人社局才对蒋小帆打人行为的处理结果给出回复。

相关机构部门集体抹平打人事件

党中央一再强调要从严治党,勤政为民,以法治国。但在蒋小帆殴打群众事件的处理上,蓬安人民没有看到法治的影子。官僚作风官官相护的圈子保护主义让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相关部门没有严格执行上级要求,执意与党中央的三申五令相对抗。不但没有严惩蒋小帆,反而同意其拿钱私了抹平此事。蓬安县公安局、蓬安县纪委监察委、蓬安县人社局三大部门在蒋小帆殴打老人的事件中是否依法依规履职尽责?

蓬安县公安局北城派出所在办理本案时是否涉嫌违法?(详见本微博1月2日的贴文《蓬安六旬老人被公职人员殴打讨说法,希望有关单位严惩》),蓬安县纪委监察委在老人及其家属多次上门控告后是否及时受理,依法对蒋小帆立案调查?蓬安县人社局为何迟迟不对网民公开回复蒋小帆打人事件的处理结果,而是在事发一年后才回复?

如果老人不选择网上曝光此事,蒋小帆打人事件是否就此烟消云散?事发当天110、120和群众把人社局挤得水泄不通,蒋小帆的行为是否扰乱了正常的工作秩序?3.99万元的赔偿究竟是公费开支还是蒋小帆个人支付?派出所认定蒋小帆是殴打老人,但人社局称这是一起纠纷,并将蒋小帆2019年的工作考核为合格,2020年提拔为仲裁院院长,人社局是否存在护犊子的行为?

一个小小的信访股股长如何会有如此大的能量同时摆平三大强势机构部门?

作假证说谎诬陷同事

2018年11月13日,我与人社局同事党喜梅发生纠纷拉扯,党喜梅说谎造假陷害、蓬安公安枉法办案报复于我(我与党喜梅及蓬安公安从2015年起就有恩怨过节),以致于我被蓬安公安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14天,蒋小帆作为主要证人功不可没,他们自以为说谎诬陷天衣无缝,实则漏洞百出。

蒋小帆说,你总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在害你似的,我们怎么会害你呢?看来我得感谢蒋小帆,他让我明白了,有些人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出卖,包括正义、良知。鲁迅早就说过,我从不忌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惴度中国人。

长期嚣张跋扈的底气是谁给的?

下面的聊天记录,足以见蒋小帆在平时信访工作中对待群众的作风态度。

即使是这样公开口出狂言,也丝毫不影响他在人社局领导心中的位置。

那么蒋小帆、党喜梅、我和单位领导之间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关系?

党喜梅老公罗某在蓬安县公安局刑侦队任职,信访工作与当地公安部门也是紧密相联的。党喜梅与蒋小帆两家小孩也经常私下一起玩。

在人社局党员学习群中,蒋小帆在上班时间经常发广告链接,闲聊与工作无关的私事,领导从来都看不见。但我在人社局的党员学习群里发几条反腐败的信息后,立即就被领导批评踢出了党员群。

蒋小帆还在询问笔录中这样评价的我:“她在单位的时候,大家都对她敬而远之。因为她思想偏激,总以为大家都在害她。”蒋小帆这句话偏激不偏激呢?我从不认为人社局所有人都在害我,陷害我的利益集团不等于人社局所有人。单位也有些正直不阿的人,但无一例外地都在工作中被边缘化。

这些,足以窥见蒋小帆、党喜梅和我,与本单位领导之间的关系。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7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