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监狱释放女犯返京事件(图)-曝光台

武汉监狱释放女犯返京事件(图)

2月26日0时至24时,北京共有10名确诊病例,均为2月25日北京公布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发病后诊断,经现场流行病学调查,判断该起疫情为输入性单位聚集性疫情。

    这条消息跟湖北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黄女士悄悄进京被确诊新冠肺炎混在一起,引起全国舆论的惊涛骇浪,中央、政法委、省都在彻查,相信很快公布初步结果。

 

    湖北女子监狱,始建于1917年,占地面积约109亩,是全省一所关押女犯的监狱。监狱分七个监区、一个特警队、一所医院。建监近百年深深地烙下了清末王朝、北洋政府、汪精卫伪政府、国民党政府和新中国监狱历史的印记。

    2月21日,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发布湖北省监狱系统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71例,其中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确诊230例,均为输入型病例。据悉,是由于个别干警不如实报告接触到了疫区人员,隔离不彻底,导致出现输入型病例,武汉女子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周裕坤,已被免职。

        

    也就是说狱长周裕坤2月21日已经被宣布免职,黄女士2月18日在武汉刑满释放后就有发热症状,但没有确诊,也没有按规定隔离或观察,家属从北京赶去接人,办好通行证后2月21日从武汉出发,连夜赶路于2月22日凌晨到达北京。

    从目前曝出的消息看,黄登英能离开武汉到北京,更像是狱长周裕坤免职前后的混乱期,湖北系统性管理混乱在监狱的滞后展示。进入北京无人发现,则是北京车辆返回北京受监控不严,从车库直接进入小区,如果有腐败问题,应该没有太大级别的官员。这从其退赃款百万仍判刑10年,坐了八九年牢才放出来,可以窥豹一斑。这不是那种人的操作路径。

    有网友留言说,黄女士刑期已满,滞留武汉,监狱方主动要求放人;其家属称去接应黄女士时并不知道其已经发烧;在开车回京的路上,才发现武汉女子监狱爆发疫情的消息上了热搜,回京后他们依法申报,配合疾控工作。

    黄女士露出水面,是在2月24日,北京市东城区报告一例确诊病例,其2月22日自武汉来京,并且来京前已出现发热症状。

      26日下午,北京市疾控中心进行了说明:黄女士2月18日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伴咽部不适,当时居住地为武汉;22日凌晨自驾到京,当晚8点作为武汉进京人员被隔离观察;23日19时因发热送医排查;24日确诊,并转运至市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该女士进京后的密切接触者为其3名家属,无其他密切接触者。

     黄女士居住的小区,距离天安门广场仅有2.6公里的距离

黄登英:宣恩县水利水产局“窝案”出纳

     黄登英是1959年生人,原为湖北省宣恩县水利水产局财务股副股长兼出纳。因犯贪污罪,湖北省宣恩县法院于2013年6月21日作出判决,被告人黄登英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6万元。

     其不服上诉,恩施州中院于2014年2月18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交付执行,黄登英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服刑。

      2014年湖北司法机关对原宣恩县水利水产局党组书记、局长董毅,党组成员、副局长易益富、田祥宏,财务股股长兼会计夏龙艳,财务股副股长兼出纳黄登英等5人贪污、受贿、玩忽职守一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董毅在担任宣恩县水利水产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作为长期主管单位计划财务的主要领导,违规设立“小金库”,对单位“小金库”的资金不严格要求管理,指使单位相关人员将涉及“小金库”资金的相关账据资料损毁,导致单位“小金库”资金管理混乱,致使该单位相关工作人员大肆侵吞公款,造成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他们贪污的多数是农村、农村、农业的钱,包括宣恩县1.43万人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管材采购款、椒园镇水田坝河堤恢复工程款、小型农田水利项目工程款、以工代赈大河饮水资金。

综上黄登英伙同他人共同贪污公款3起共计72.172万元,分得赃款36.512万元;夏龙艳伙同他人共同贪污公款2起共计35.32万元,分得赃款17.66万元。案发后黄登英退赃款121.2785万元。

    这个瓜估计还要长很久,一个贪污农民、农业款的贪污犯,释放后能住到距离天安门不足3公里、单价十几万元的房子,被贪污了自来水款的农民,还是农民,真是黑色的幽默。

赞(24)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6

7 + 6 =
  1. #6

    不是说两地公安对接吗,那为什么她女儿私自去接?为什么?为什么?

    匿名 5个月前 (03-05)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WAS-AL00 Build/HUAWEIWAS-AL00 P1 8.0.0 回复
  2. #5

    怎么没消息了,这么多天了,还没查清楚吗?事情一件一件的查,先查怎么离开的

    匿名 5个月前 (03-02)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Windows 7 回复
  3. #4

    我不再关心她是怎么去北京的了。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她200多万买北京房子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是否她贪污受贿的钱远不止30几万?是否还有其他违法犯罪放过了?是不是拿公家的钱炒股了?是不是罚没不到位?帐本都被销毁,应该重新侦查,漏罪另行判决,对贪污受贿腐败分子,应该罚个倾家荡产!

    匿名 5个月前 (03-02)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EVR-AN00 Build/HUAWEIEVR-AN00 P1 10 回复
  4. #3

    这黄不简单,怪不得有那么多人要当官,这油水就是肥,当几年官的人不是入住京上广就是外国。政府得给老百姓好好管教一下做官人啊…

    匿名 5个月前 (02-29)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Android 9 Redmi 6 Build/PPR1.180610.011 回复
  5. #2

    必须严查到底,武汉监狱有保护伞腐败人员,这个黄还有不清楚问题一定查到底

    匿名 5个月前 (02-28) 来自天朝的朋友 Netscape Navigator iPhone iPhone OS 11_1_1 like Mac OS X) AppleWebKit 回复
  6. #1

    量刑太轻了,房子应该也是赃款买的,否则一个县城的财务人员,如果是清清白白的,这辈子在二环内买套大户型的房子是不可能实现的,为什么不罚没家庭财产,贪了几十万,只没收六万,太可笑了

    匿名 5个月前 (02-27) 来自天朝的朋友 Safari浏览器 iPhone iPhone OS 13_2_3 like Mac OS X) AppleWebKit 回复